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文小说 >> 红楼遗梦 >> 第109章 -过洁世同嫌

第109章 -过洁世同嫌

贾府后辈中,如今也就贾琏、贾珍、贾蓉有着官职再身,余下的那些,更是荒唐胡闹,贾政素日虽然迂腐,又如何不知?好好的薛家,若不是薛蟠实在不是东西,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步田地。

贾母叹气,但凡贾琏、贾珍等是好的,也不至于如此。

“四姑娘还小,就三姑娘吧!”贾政一言既出,不禁又泪如雨下。

宝玉也不禁流下泪来,但是,想想如今宝琴在大牢里,一旦贾府势败,这些姑娘们他同样是一个也保不住,将来男人是砍头充军,姑娘只怕都会被卖入教坊。

与其如此,不如享一时只荣华,倒也罢了。

贾母听了,叹气道:“既然如此,明年的事情你安排吧,我也老了,乏了,什么时候闭了眼,倒是眼不见,心不烦……”

贾政听了,更添伤感,只能站起来告辞,宝玉扶着贾政出去,这里鸳鸯、珍珠、琥珀等进来侍候贾母。

贾母见着鸳鸯进来,问道:“我让你打听的事情,你可打听了?”

鸳鸯点头,皱眉道:“宝二奶奶的丫头文杏,今天一早,扮作小厮的模样,偷偷的从西角门出去,过午才回来。”

贾母听了点头,冷冷的哼了一声,歪在床上,不再言语。

却说宝玉送贾政回房,贾政道:“你也回去吧,吃过饭没有?”

“回禀父亲,还没有,宝玉等下回房吃。”宝玉忙道。

贾政点了点头,道:“你回去吧,不用送我!”

宝玉看着贾政进入正堂,知道他有话和母亲说,不便进去,抽身回自己房间。

这里贾政刚刚回去,王夫人迎了上来,笑问道:“老太太见你,却为何事?”见着贾政满脸的泪痕,不禁诧异道,“老爷今儿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贾政叹气道,“我只当你是明白人,所以家里凡是我都听你的,如今才知道,你竟然糊涂如斯。”

王夫人心下明白,口中故意问道:“我倒是不明白老爷所指?”

“林姑娘那一百万两银子到底是怎麽回事?”贾政拍着桌子,怒问道。

王夫人低头没有说话,半晌才道:“老爷难道疑心我拿了那一百万两银子为非作歹了?”

贾政叹道:“我只是想不明明白,你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王夫人陡然狠狠的将桌子上的茶盅砸在地上,怒道:“这府中所有人都可以疑我,但你却不成,你真的想要知道那一百万两银子的下落,我告诉你就是,一百五十万两银子,依然没有能够挽回甄家……”

“甄家?”贾政倒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宝玉早早起来,坐在外书房等着回事的,如今年下事多,以前凤姐儿还能够料理个大概,如今李纨完全是生手,虽然行事不错,但很多东西实在是摸不着头脑,宝玉在不帮着,家里也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一时之间,李纨也梳了头过来,穿着一身青色对襟褂子,头上不过是一根簪子挽着发,一些的首饰全无,见着宝玉,便取笑道:“你倒是早,以前老爷太太天天担心的不得了,整天胡闹,将来可如何过日子?如今娶亲之后,自然就好了。”

“大嫂子也来取笑人。”宝玉笑着,忙着让座。

“宝丫头可好?”李纨问道。

“好!”宝玉点头,她有什么不好了?想到昨天晴瑶别院的一场闹剧,虽然伤不了黛玉什么,但心中终究不舒服。

一时之间,外面回事的人络绎不绝,两人也顾不上闲话,直过了大半天,人才算散去,宝玉伸了个懒腰,旁边侍颦送了新倒的茶来,宝玉淑了一口,摇头道:“大嫂子,下午我外面还有事,家里你看着办吧。”

李纨是明白人,点头道:“你只管忙外面的,里面横竖有我呢,这个……我还掌得住,不瞒你说,我自来你家一年就开始管家,后来你哥哥去了,我一个寡妇人家,就很是不便了。”说到这里,她不仅叹气。

“如果哥哥还在,我也不用操这些闲心。”宝玉也不仅叹气,贾珠是贾家玉字辈出类拔萃的一个,如果有他在,也许,贾府也不用闹到只等田地,他依然可以无忧的做个富贵闲人。

两人正说这话,不料外面听得一阵喧哗,只见贾环一头撞了进来。

宝玉见着贾环,想到袭人,不禁冷哼了一声,沉下脸来,问道:“你来做什么?”

那贾环偏着头,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仰头道:“凭什么哥哥可以在家里管家当权,为什么我就要去学里念书,你们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

宝玉一听这话,顿时气的怔住。李纨忙着拉着他坐下劝道:“你哥哥比你大两岁,如今家里事多,他不帮着料理,倒是谁来管了?你还年幼,正当好好读书,将来求个功名才是正途。”

“难道哥哥就不用读书求个功名了?”贾环那眼一瞅李纨,问道,“大嫂子,凭什么哥哥可以有世袭的爵位,我却得去学里读书求功名?”

李纨听了这话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且别说宝玉本是嫡出,而且年长,这世袭的爵位,难道还会越过嫡长子传给他不成?

“我看你天天读书,反而读糊涂了。”宝玉冷冷的道,“你不想读书,大可不用去,自个儿去玩吧,不用来闹事,我这里忙着呢。”

“哼,我知道你都看不起我,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贾环一边说着,一边就坐在脚踏上,放声大哭起来。

宝玉看着李纨,不禁无奈。他们家素来做弟弟都怕哥哥,但由于他一直都在里面闺阁之中混着,脾气又是出名的好,素来最不要人怕的,如今出来管事,其手段狠厉,比凤姐儿不知道要过多少,家里管家都是畏惧,但心中不免怨恨,调唆着贾环过来闹事,诚心看笑话罢了。

这贾环乃是赵姨娘所生,上次闹着要进大观园居住不成,导致赵姨娘被王夫人教训了一顿,过后赵姨娘趴在炕上,着实数落了他一顿。贾环心中更是怨恨不已,今儿被某些有心人调唆,便来宝玉这边闹事。

他想的也是简单,大家闹一场,谁也别心静。就算告到学里,也不过就是挨上两戒尺,如今贾代儒年事渐高,也不大管他们,他也不怕什么。

父亲素来都是不喜欢宝玉的,说不准,他闹一场,反而倒是引起父亲的注意,岂不是好事?凭什么宝玉可以安安稳稳的等着世袭的爵位就好,他却得寒窗苦读?

“你本来就不是太太养的。”李纨皱眉,忙着又要劝说,拿着手帕子递给贾环,不料贾环却远远的抛开。

正闹着,不料宝玉的小厮茗烟见状,甚是机灵,忙着去书房告诉贾政,贾政昨天回来,闻言不仅气怒交加,带着小厮,一路来到宝玉外面房间。

宝玉见惊动了父亲,也不经吓了一跳,忙着迎了上去:“父亲怎么来了?有什么吩咐,叫宝玉自己去就是了,这等冷天,自己走来。”

那贾环见着他父亲,才不敢使泼胡闹,也站起来,垂手站着。

“宝玉,怎么回事?”贾政问道。

“也没什么。”宝玉淡淡的笑道,“不过是环儿不想读书罢了。”

若换成以往,贾政免不了先训斥宝玉一顿,但自从昨儿在贾母房中,得知宝玉近日所为,心中着实担忧,闻言不仅怒道:“环儿,是不是这样?”

贾环眼见他父亲甚是生气,吓得骨酥筋软,忙着跪下道:“环儿只是见哥哥也不读书,一时糊涂……”

“你哥哥有多少大事要办,岂是你能够比的?”贾政拍着桌子怒道。

“父亲就是偏心,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贾环一听,豁出去了,“前儿太太还把母亲打了个动不的,为什么哥哥可以住在园子里,我不过就要了一次,就打我母亲,现在,哥哥可以管家当权,将来世袭爵位,我却什么都没有……”

“闭嘴!”贾政没有等着说完,已经气的目瞪口呆,怒吼道,“来人,拿棍子、拿绳子给我捆上,嘟起嘴来,着实打死。”

外面的跟贾政的小厮们哄的一声答应着,那贾环越发放声大哭,贾政的小厮们进来,看着贾政。

“还等着什么!”贾政站起来,怒道,“给我拖出去,打!今天我打死这个不省事的,也省的将来麻烦。”

“这……老爷何必为这等事情生气?”李纨忙着劝道。

贾政看到李纨,陡然想起贾珠,眼泪直滚下来,摇头道:“大凡珠儿在,我何苦操这个心。如今幸而宝玉能够料理一些俗务,他还尽给闹事,想要比,也得先问问自己有没有比的资格。”

贾环使泼,大哭大嚷,从小厮的手中陡然夺过来板子,对着宝玉头上狠狠的砸去。

宝玉忙着向旁边让开,那板子没有打着宝玉,却堪堪的落在贾政面前,虽然没有伤着,但贾政却是怒不可歇。众小厮忙着一拥而上,夺下板子,拿着绳子把他的手绑住。贾政气的脸都黄了,怒道:“给我着实打死,留着这孽障真是祸胎。”

小厮们素来本都看不起贾环,而贾环自己又不尊重,闻言把他拖到外面的院子里,按在凳上,扒下裤子,着实打了下去。

以前贾政生气,都是打宝玉,但宝玉可是老太太、太太心头肉,那是打不得的,不过是贾政之命,不敢有违,现在却是不同,打得是连连厌恶的贾环,下手也不用留情,那板子抽打在肉上,劈啪作响。

李纨刚才趁乱,早就避在里面屋子里,只有贴身丫头素云在身边侍候,听着外面真的动了板子,不仅叹气道:“我们家这是怎么了?三两天的动板子了?”

素云摇头道:“奶奶何必管这些,那三爷也闹得实在不像话了,上次赵姨奶奶的事情,还不都是他闹出来的?你赵姨奶奶也真是的,自己不着斤两,有不尊重,难怪太太看不起。”

“休得胡说。”李纨忙着喝道。

素云忙着笑笑,不敢再说什么。那里贾环被拖了出去,宝玉扶着贾政坐下,摇头道:“父亲也不用生气,教训环儿几下也就是了。”

贾政摇头不语,外面院子里,传来贾环杀猪一样的痛叫,口中犹自胡言乱语。宝玉听着不仅皱眉,又过了片刻,那贾环想来痛得实在受不了,哭着求饶:“父亲,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老爷,算来吧!”宝玉也劝道。

贾政眼见身边没有人,这才摇头道:“宝玉,那年我打了你,过后被老太太还教训了一顿,那时候,也没见你向我求个饶,今儿怎么反而给他求饶了?”

宝玉闻言,细想前景,不仅笑道:“那会子我盼着有个人能够给我求饶,所以,我现在给他求个饶。”

贾政淡淡的道:“我也不至于真的打死他,你放心就是。”说着,又叹道,“难道你不知道,那年我打你,主要是——环儿跟我说,你意图强暴你母亲的丫头金钏,结果强暴不遂,把那丫头打了一顿,那丫头羞愧之下跳井死了。”

“过后我是知道的!”宝玉道,这种事情是瞒不了人的,他过后自然是知道的。

“后来我回房后,问过你母亲,结果你母亲却说,是环儿和她房里的另一个丫头彩霞……”贾政说到这里,陡然住口,半晌才道,“你也是娶过亲的人,这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环儿和那个叫彩霞的丫头混来,结果,金钏告诉你,被你母亲听见,你母亲担心她教坏了你,打了她一顿,撵了出去,不料那丫头气性大,性子又烈,就跳井死了?”

“是这样!”宝玉点头道。当初的事情虽然不是像贾环说的那样,什么强暴不遂,但确实是他贪恋金钏儿美色,趁着王夫人午睡调笑,倒也没有冤枉他。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好好的,你既然喜欢人家,说明白了,收在房里,岂不是好,弄得这么一个性烈的丫头跳井死了,岂不是可惜?”贾政倒是有点佩服那个丫头,王夫人众多的丫头,事实上他能够记得住名字的,就是这两个。

其中一个是性烈跳井了,另一个,除了牵扯上宝玉外,他记得赵姨娘曾经向他讨要过一次,说是给环儿,那时候由于环儿还小,他就没有同意。

“父亲,不能再打了。”宝玉听着外面贾环的声音渐渐嘶哑,叫不出来,皱眉又劝道。

“算了,你看着办。”贾政淡淡的道,“你昨天不是说过,让我不要管事吗?我是看着他闹得不像话了。”

宝玉走出去,忙着喝止住小厮,却见贾环的下半截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趴在凳子上,只剩下呻吟的份。

“送他回房里,另外,学里过几天给我请个好一点的老师过来。”宝玉道,那贾代儒年岁以高不算,平时做事也非常不着斤两,哪里教的好学生?

“是!”贾政的小厮忙着答应了一声,扯起贾环,把他拖出去。

宝玉忙着回来,又劝了贾政几句,正欲亲自送他回房,不料门上的小厮陡然飞快的跑来回禀道:“老爷……老爷,大事不好……”

“什么事情?这等着急,老爷在这里,仔细吓着。”宝玉忙着喝问道。

“老爷,圣旨到——让老爷赶紧接旨。”小厮气喘吁吁的说道。

“啊?”贾政一听,也顿时惊的面无人色,忙着回房更衣,启中门跪接。

那宣旨的太监乃是陛下身边的亲信赵公公,手中捧着圣旨,到了中堂,面南而立,笑道:“宣贾政接旨!”

“罪臣贾政接旨!”贾政不知道何事,心中着实忙乱,他昨儿刚刚进京,晚上听得宝玉所说,素来又是怕事的,这时候见着圣旨到,更是慌乱。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签江南巡盐御史林如海之长女若玉小姐,容貌端庄,文采出众,且代天祈福五年之久,法号妙玉,五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实在社稷黎民之福,今特令其还俗,敕封为皇贵妃,赐号“玉”……责令其舅贾政全权负责此事,十六进宫,不得有误!钦旨!”

贾政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在旁室打听的宝玉不仅呆住,妙玉和黛玉……居然是亲姐妹,这……如今还成了玉皇贵妃?

“政老,恭喜恭喜!”赵公公宣旨完毕,忙着双手抱拳,满脸堆笑道。

“同喜同喜!”贾政站起来,双手捧着圣旨,忙着令小厮准备赏钱,又是亲自奉茶。

那赵太监收了赏钱,笑道:“政老且忙吧,明儿就是十六,时间太紧了点,等下就有宫里的人过来,我这还的给另一位林姑娘请安送东西去。”

“另一位林姑娘?”贾政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不解的问道。

“嗯,也是那位林大人的千金,如今住在晴瑶别院的那位主子。这边皇贵妃娘娘的赏赐是不用说的,那边的那位,只怕还要丰盛些。”赵公公一边说着,一边抱了抱拳,径自去了。

贾政如同是身坠梦中,还回不过神来,宝玉从里面房里出来,不仅叹气道:“父亲怎么了?”

“我们家倒出两位贵妃娘娘了!”贾政苦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心中在也没有元春敕封的时候那份欣喜。

“父亲,明天就是十六,我们今天只怕有的忙了。”宝玉道,“我去晴瑶别院一趟。”

贾政点头,这里宝玉出去,里面早就全部知晓,王夫人、贾母,包括那边府里的贾珍、贾赦、邢夫人、凤姐儿都忙着赶过来,先是道喜,随即又是为难,明儿就是十六,这事情可如何办才好?

贾母叹气道:“那丫头竟然是黛玉的姐姐,从来没有听说黛玉都姐姐啊?”

王夫人想了想,皱眉道:“你们先去园子里面,让三姑娘、四姑娘、史大姑娘先出来回避,宫里马上要来人,姑娘家在里面不便,先移到老太太房里,凤丫头去栊翠庵一趟,告诉妙玉,让她准备一下。”

这里正乱着,哪里门上又有小厮来报,宫里有公公来了……

不多时,就有一些内监,教引姑姑,宫娥等过来,进园子里侍候。贾政忙着迎上领头的那个内监,抱拳笑问道:“公公如何称呼?”

“政老不用客气!”那内监自称姓周,又是贺喜。

“还请周公公教我,这事情……可如何办好?”贾政忙着问道。

周太监忙道:“政老不用忙,主上交代,一切从简,而且时间太紧,想办也办不了,里面都有我们准备,政老只要令家人不要乱闯园子,另外——家里收拾一下,明儿让女眷进来侍候就是。”

贾政忙着答应了几个“是”,退了出去,虽然如此说法,但还是令贾府上下乱成一团,连夜张灯结彩,贾母又有贴己拿出来,令王夫人送入园子给妙玉,这里众房、连着宝玉、探春姐妹都有贺礼。

宝玉原本约了柳湘莲相见,如今也只能让茗烟去推掉,改日再见。

那里妙玉出了栊翠庵,去了正殿做了,早就有宫娥进来,侍候着换了衣服,对镜大妆起来。

那些宫女们连声称赞妙玉容貌出众,妙玉听着,心中却是苦涩。虽然是自己的选择,可是当宫装换了缁衣,心中还是免不了一阵刺痛,从此,再也休想清净无为……

华丽明净的玻璃镜子里面,清清楚楚的照出她美艳清丽的容颜,只是几曾何时,她的脸上有人如此的嫣红?

九尾凤钗斜斜的簪在鬓上,通身的珠宝宝气,更是点缀的有些迷离……难道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妙玉在心中自问。

正是那、青灯古殿人未老,莫辜负,红粉朱楼春色澜……

——————————————

半夜了,说几句闲话,最近以来,书评区骂声一片,实话说晚晴的心脏算的上强的,但还是被打击的都有点不知所措了,不就是架空红楼,yy一把吗?好像没有犯天条吧?用不着口诛笔伐,不喜欢看强悍的、另类的黛玉mm,大可不看。

而那些甚至是普通用户的读者,看了盗贴也就罢了,实在用不着来跑来起点骂晚晴,我半夜熬油费火的写一些东西,不过是赚几个零花钱,与一二志同道合着共乐,或者予寂寞者酒余饭后,雨夕灯窗之下共同消遣……

晚晴别无所求,喜欢晚晴的,请继续支持,不喜欢的,请安静的走开,算我求你们别在骂人了,也别在诋毁晚晴的同时,还打着某些书的广告。

鞠躬,致谢那些支持晚晴的朋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红楼遗梦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红楼遗梦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红楼遗梦最新章节 - 红楼遗梦全文阅读 - 红楼遗梦txt下载 - 冬雪晚晴的全部小说 - 红楼遗梦 乐文小说

猜你喜欢: 终极一家续之就是爱你刿痕魔王级炮灰网王之高调皇帝哥哥我是小白【柯南+死神】无尽旅程的终点重生之叶小七成为山神之后[穿书]穿越火影变成猫桔梗网王之冰羽exo虐心之恋孽火穿越遇上EXO仙剑奇侠传2后续——融情篇守护甜心之黑猫殿下的冷血女孩EXO替身未婚妻EXO之忆初[快穿]寻找男主守护甜心:花碎花落网王之爱的彼岸龙图案卷集主角光环算什么雁归来兮EXO王道文炮灰逆袭系统[快穿]
完本推荐: 重生之嫡女传记全文阅读帝王攻略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大佬都爱我 [快穿]全文阅读盛世萌婚:老婆,乖一点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快穿之即使你是龙套全文阅读婚权独占全文阅读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全文阅读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网游之全能道士全文阅读豪门老公的小嫩妻全文阅读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综:我是好爸爸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春深日暖全文阅读重生之相府嫡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医妃惊世武炼巅峰画满田园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全能跨界王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大魔王娇养指南家有悍妻怎么破阴媒大数据修仙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之战神吕布三界红包群开天录我从凡间来掌心宠朔明都市奇门医圣神话版三国狂神刑天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最强狂兵驭房有术恶食之门开个诊所来修仙仙师无敌临高启明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红楼遗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红楼遗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红楼遗梦txt下载手机版 - 冬雪晚晴的全部小说 - 红楼遗梦 乐文小说移动版 - 乐文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