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反攻!

书名:嫁给我|作者:长生千叶|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7-07-25 19:00:06

唐季开和江晚桥终于要结婚了, 这也真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唐季开和江晚桥刚交往的时候,唐季开还不到二十岁, 两个人交往了四年, 唐淮简和顾长廷的孩子都已经三岁大了,会满处乱窜的时候, 这两个人才终于要结婚了。

婚礼自然非常隆重,不仅唐季开和江晚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江晚桥一向是很宠着唐季开的, 虽然江晚桥其实更喜欢欺负唐季开,但是欺负完了后果很严重,所以偶尔也就是在床/上欺负一下而已。

唐季开手里头有一个娱乐公/司, 规模还不小, 宋有呈和陶棋都是旗下的艺人。娱乐公/司的大老板要结婚了,这可是不小的事情, 八卦杂/志和网上铺天盖地都是消息。

唐季开和江晚桥站在一起的确很登对的样子, 就是让唐季开不满意的是,这都过去四年了, 为什么自己的身高还不见长?说好了二十三还窜一窜呢, 可是就是窜不过江晚桥。

别看江晚桥桃花眼, 而且瘦高瘦高的样子, 唐季开是最知道的,脱了衣服还有八块腹肌, 虽然看起来并不纠结, 但是已经足够唐季开纠结的了。

唐季开还想着自己的反攻美梦呢, 可是自己那身高永远都是一个痛楚,而且练肌肉也练不出来。

上次他去健身房苦练了一个月,最后还肌肉拉伤了,在床/上躺了好久。他在床/上躺着的时候,江晚桥就伺候来伺候去的,唐季开好了再一量,自己竟然还胖了!都是被江晚桥给喂的。

江晚桥最喜欢去掐他的脸蛋了,总是说肉/嘟/嘟的,摸起来特别有手/感,每次都能把唐季开给气死。

婚礼上来的人很多,宴厅里简直人山人海的,作为大哥的唐淮简自然来了,顾长廷也是来了的,还有两个包子,已经三岁了,毕竟是双胞胎,长得的确很像,就是弟/弟看起来小了一号,两个人都忽闪着大眼睛,超级可爱的样子。

最近几年,聂家和唐家的关系有所缓和,所以傅峥来参加婚宴的时候,聂邢终于不需要呆在车上当车夫了,也跟着傅峥一起进来了。

聂邢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木着脸,很快就看到了两个蹦跶哒的小包子,哥/哥牵着弟/弟的手就走过来了。

唐淮简和顾长廷就走在后面,跟着两个小包子,两个小包子也不让人抱,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的,跟两只小兔子一样,简直能把人萌吐血。

聂邢可不是常见到两个小包子,每次见到都是隔了一段时间了,小包子们还小,所以变化特别的大,但是不论怎么变都超级可爱。

聂邢眼珠子几乎拔不出来了,想瞧又不敢直接瞧,怕没有面子。

两个小包子就喜欢乱跑,哥/哥拉着弟/弟的手,弟/弟咯咯的笑着,然后一直往前跑啊跑,后面的唐淮简都快追不上了,简直狼狈的不行。

结果“咕咚”一声,弟/弟就一头撞在了聂邢的腿上,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小脑袋还在摇晃,看起来好像撞晕了一样。

哥/哥赶紧双手一抄,抄住弟/弟的两只小胳膊,想要把他给弄起来,不过弟/弟只是比哥/哥小一点而已,哥/哥也才三岁大,还没什么力气。

结果又是“咕咚”一声,哥/哥没把弟/弟抄起来,自己也坐了一个大屁墩儿,两个人都坐在地上了。

聂邢吓了一跳,眼睛都瞪大了,两个小包子摔了,不过小包子穿的多,而且那么小,摔在地上跟小皮球一样,根本没摔疼。

弟/弟本来要爬起来的,聂邢瞧了赶紧要扶两个小包子,哪知道聂邢一伸手,弟/弟哇的就哭了。

哥/哥立刻跳起来了,小大人一样去抹弟/弟脸上的眼泪,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哭,摔疼了吗?”

那奶声奶气字正腔圆的,配着圆嘟嘟的小/脸特别有/意思。

弟/弟摇头,揪着哥/哥的袖子,口齿有点不清晰,原来是是门牙少了一颗,这一张嘴更萌了。

弟/弟缩在哥/哥怀里,说:“哥/哥,怕怕……那个苏苏好凶,他……苏苏要打我吗?”

聂邢听了一愣,都傻眼了,特别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脸,真的有这么凶吗?

刚才弟/弟一头撞在了聂邢的腿上,然后一抬头发现聂邢瞪着自己,超级凶的样子,还以为叔叔被撞疼了不高兴要打人。

其实聂邢瞪着眼睛,那是被两个小包子可爱的,忍不住想要再多瞧两眼。

唐淮简和顾长廷终于挤过来了,还有江晚桥和唐季开也挤过来了。

唐季开一瞧自己的小侄/子被吓哭了,赶紧抱起来就哄人,说:“乖乖,小宝贝儿别哭,摔疼了吗?小叔叔给你吹吹,么~”

说着还往小包子脸颊上亲了一大口。

哥/哥不高兴了,伸着小手想要将弟/弟从魔爪中就回来,但是他的个子太小了,根本解救不了弟/弟。

弟/弟可喜欢小叔叔了,搂着小叔叔的脖子,也么么的亲了一下小叔叔。

好在只是一个误会,唐淮简和顾长廷这回不敢把儿子们放在地上走了,只能抱着,不然这么多人,又不知道他们会溜到哪里去。

聂邢见两个小包子走了,松了口气,却又很不舍得,又偷偷看了两眼。

傅峥忍不住笑着说:“怎么又在瞪人家呢?”

聂邢一听,狠狠的瞪了一眼傅峥。

傅峥伸手搂住他的腰,低头就在他的脖子上亲了一下,说:“宝贝儿,喜欢孩子你就给我生一个。”

聂邢用胳膊肘去撞他,说:“我是男人,不会生孩子。”

傅峥不正经的低声在他的耳边说:“说不定多浇灌几次,就有宝宝了,是不是?”

聂邢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的,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也能把傅峥给压了,让他哭爹喊娘的,叫他这么嚣张。

只是这一天什么时候能来,聂邢还真是不知道,因为他试过好几次了,都没有成功,而且让傅峥知道了,反而被折腾的更惨烈。

聂邢其实和唐季开一样,都有一颗想要反攻的心,而且都惦记好几年了。

今天江晚桥穿着白色西装,那叫一个帅气,跟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唐季开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都快流口水了,尤其白色西装再配上他的桃花眼,一笑起来真能颠倒众生。

唐季开算计了,今天可是结婚的日子,一会儿还要洞房花烛夜呢,自己一定要一举攻了江晚桥,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啧啧……”

唐季开又再流口水了,吸溜了一下,江晚桥那西服下面的小/腰也超级细的,屁/股看起来特别挺!

就在唐季开暗搓搓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中年女人带着她女儿就走过去了,和江晚桥搭讪。

中年女人的女儿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很年轻,穿着低胸的红色礼服,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感觉礼服都要被撑/爆了。

主要是,女人的眼神在江晚桥身上一转,立刻就脸红了。

唐季开顿时觉得不妙,自己的婚礼都有人来撬墙角,他立刻就走了过去。

中年女人正说:“晚桥,你可能不记得了,这是你小表妹啊,你们小时候一起玩过,玩的可好了,这不就是青梅竹马吗?”

唐季开走过去,就听到什么青梅竹马的说辞,气得眼睛都要冒火。

不过唐季开又听说是个小表妹,那就算青梅竹马又能怎么样,是亲戚啊。

唐季开一边生气,一边又松了口气,不过那中年女人也有后话。

中年女人神神秘秘的说:“晚桥啊,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这话本来不该说的,但是,唉,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为了和唐家联婚,和一个男人结婚了,以后没有孩子,就不能给咱们江家传宗接代了。正好啊,我这个闺女从小就喜欢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把她当亲闺女养的,你们关系也好,就让她以后给你生个孩子。她也是识大体的,说了不要名分,只要你能多瞧她一眼就好了。”

中年女人的女儿羞答答的站在旁边,此刻脸颊也红了,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唐季开差点气炸了,瞬间都炸毛了。

原来那少/女并不是什么亲表妹,怪不得呢,还真是来挖自己墙角的!

唐季开哪里能忍这个,立刻就冲上去了,不再暗搓搓的,说:“只要能多看她一眼?好呀,我让这里的人都多看你们一眼!”

中年女人和少/女都没想到唐季开这会儿杀出来了,而且显然什么都听到了,吓得要死。

唐季开可是今天的主角,他这边闹腾起来了,一堆人就围观着,果然大家都多看了那少/女和中年女人好几眼。

原来婚礼上撬墙角的,而且是翘唐家二少爷的墙角,这可就厉害了。

那两个人灰溜溜的,被唐季开骂的是狗血喷头,觉得脸面都丢光了。

而且因为太吵,所以江家的老/爷/子还特意过来瞧瞧出了什么事情,江老/爷/子最喜欢唐季开,一听这话,立刻也生气了,让保/镖把那两个人轰出去,是一点情面也不讲的。

江晚桥瞧人都被轰走了,这才笑着搂住唐季开的肩膀,说:“还真生气了?”

唐季开很想要咬他,说:“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我哪有?”江晚桥说:“我怎么知道她们是来说这个事情的,都是江家的人,也不能不给面子,早知道他们是来说这个事情的,我就把他们轰出去了。”

江晚桥刚才听了也很不高兴,他和唐季开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实在是不容易,他哪里能让唐季开受委屈?不过江晚桥还来不及发/怒,唐季开就已经炸毛的冲出来了。

那边聂邢喝的有点微醺,被傅峥带着就出了宴厅,到花园里去乘凉吹风。花园里也有侍者端着酒杯,也有一些人在这里攀谈,不过没有宴厅里人多。

两个人走出来,傅峥就把他带到了角落,将人按在了墙上。

聂邢有点醉了,笑眯眯的瞧着他,说:“嗯……你,你把我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你要干……干什么?”

傅峥笑了,在他耳边低声说:“你都说了,不就是干吗?”

若是平时,聂邢早就炸毛了,不过今天喝多了,所以一点害羞也没有,反而勾住了傅峥的脖子,主动的去吻他。

傅峥其实只是逗着玩的,毕竟这里人来人往,虽然旁边树木很多,天黑之后看不清楚,但是万一有人路过,可是对聂邢的名声不太好的。

不过聂邢这么主动,傅峥觉得自己应该讨一些福利才对。

两个人吻得是如火如荼的,聂邢因为缺氧,似乎酒气醒来了一点,想起来刚才两个人的对话,脸都通红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似乎来人了,因为天黑,并没有看到他们,就站在树下面,他们前面不到四五步的地方。

聂邢顿时就尴尬了,推了推傅峥,想让傅峥放开自己,别让人给看到了,但是傅峥不放,还给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原来走过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刚才被赶出宴厅的中年女人和少/女。

那两个人被赶出来,结果偷偷摸/摸的又来了,给了酒店保安一些好处,从后面就溜进来了,徘徊在院子里。

少/女说:“干妈,现在怎么办?都是那个唐季开碍事儿。”

中年女人说:“别急,干妈有办法,今天就是你和江晚桥的婚礼,知道吗?一会儿就让你和江晚桥洞房花烛。”

“真的吗?”少/女说:“我如果真的能上了江晚桥的床,给他生个儿子,那么以后就是江家的女主人了,我一定好好的孝顺干妈!”

“就你这张小/嘴儿甜。”中年女人说:“我已经买通了酒店的人,一会儿会给江晚桥的酒杯里下/药,到时候他中了药,哼哼,你再悄悄摸进他房间里等着,还愁不成好事儿吗?”

少/女羞涩的说:“都听干妈/的!”

聂邢一听眼睛都瞪大了,那两个人说了半天,终于离开了,聂邢赶紧说:“咱们赶紧去跟他们说一声,万一中套了怎么办?”

酒宴不是摆在唐家,是摆在酒店里的,所以难免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在宴厅里服/务,那两个人就买通了一个酒店的侍者,要给江晚桥下/药。

聂邢和傅峥听到了这事情,赶紧就回了宴厅,正好就瞧见了抱着两个小宝宝的唐季开。

唐季开这会儿正左/拥/右/抱,美得屁颠屁颠的,两个小包子全都搂着他的脖子,那叫一个可爱。

江晚桥和唐淮简都在和一位先生说话,估摸/着说的是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唐季开就跑去哄孩子了。

聂邢刚走过去,还没走近,就听到弟/弟抱着唐季开的脖子,小声的说:“怕怕,凶苏苏来了……”

聂邢脸皮一抽,都不敢走过去了。

傅峥笑了一声,拉着他的手走过去,然后把事情跟唐季开说了。

唐季开简直要气疯了,没想到那两个人脸皮这么厚,还想要下/药!

两个小包子不懂是什么事情,看到小叔叔生气,都伸小手拍着小叔叔的头,像模像样的安慰他。

唐季开把两个小包子还给他们爸爸了,顾长廷看着两个小包子,有点担心的说:“这事情……”

唐季开说:“没事儿,我就能搞定了。”

唐季开一听了特别生气,不过再一想,又不怎么生气了,因为他忽然有个计策,忍不住还嘿嘿的坏笑了出来。

唐季开正愁着没办法反攻,结果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办法了。那当然就是下/药了!

唐季开摩拳擦掌的,如果江晚桥喝了带药的酒,那岂不是就由着自己为/所/欲/为了吗?

唐季开眼珠子一转,立刻就跑了,先去查被中年女人买通的侍者是哪一个。这个其实好查,因为是有监控的,调出来一看就知道了。

唐季开让人去查,很快就查出来了,果然有个侍者拿了中年女人的支票,还拿走了一小瓶药。

唐季开立刻就让人悄悄把那个侍者给抓起来了,侍者吓坏了,知道事情败露,赶紧求饶,说自己什么都没干,是那两个人威/逼利诱自己去下/药的,说是这个药有催/情的效果,而且会让人浑身无力,想要反/抗都不行。但是他真的没想要下/药,药都还在,根本没用。

唐季开将药全都拿走了,然后又让保/镖去找藏在酒店里的中年女人和少/女,将这两个人彻底的轰出去。

搞完了这些事情,唐季开就弄了一杯红酒,然后把药瓶里的小药片拿出来一个,放进红酒里。

小药片一下子就融化了,放进酒里根本看不出。唐季开怕药效不强烈,迷不倒江晚桥,所以干脆放了两片进去。

唐季开一个人暗搓搓的,江晚桥谈完了生意发现唐季开不见了,赶紧四处找/人。

唐季开则是一本正经的端着红酒就出来了,然后笑眯眯的迎上去,说:“你谈完生意了吗?”

江晚桥说:“谈完了。”

“那肯定说的口渴了,快喝一杯。”唐季开把就递给他。

江晚桥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破/坏,就端过来喝了一口。

江晚桥一喝就皱了眉,说:“这酒……是不是坏了?味道好怪。”

唐季开吓了一跳,心说什么破药,不是应该无色无味吗?难道自己放的太多了,所以味道很奇怪?

唐季开说:“你味觉有问题吧,我刚才喝过了,是正常味道的。”

江晚桥狐疑的看他,说:“这叫正常味道?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唐季开一听,整个人都炸毛了,说:“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往里放东西呢!”

唐季开还以为江晚桥发现他在酒里下/药了,其实江晚桥只是以为唐季开在恶作剧,往里放了什么调料之类的,毕竟唐季开就喜欢做这种事儿来坑他。

唐季开的反应太剧烈了,江晚桥一瞧不对,就逼问唐季开到底干了什么坏事儿。

唐季开打死也不说啊,想着自己只要拖延时间就好了,到时候江晚桥药效一上来,软塌塌的,自己就把他弄上楼去,扛到房间去为/所/欲/为。

江晚桥还以为唐季开在酒里加了盐什么的,好端端的酒里一股子咸味儿,难喝的要死,不过过了一小会儿,江晚桥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忽然浑身燥热起来,头上都开始冒虚汗了。

唐季开看到江晚桥的脸有点红,桃花眼也稍微有点红,简直比平时更好看了。

唐季开很没起子的咽了一口口水,说:“你……你是不是喝多了?”

江晚桥眯着眼睛瞧他,唐季开一瞧就很心虚的样子,江晚桥总算猜到唐季开干什么了,原来不是放了盐,而是在他酒里下了药。

唐季开/平时就嚷嚷着要反攻,不过一直没如愿,江晚桥没想到他竟然来来了这么一手。

唐季开很善解人意的说:“你喝多了,要不然我扶你上楼去吧?”

江晚桥干脆就来了个顺水推舟,点了点头,说:“好啊,好像真的是喝多了。”

江晚桥浑身躁动的厉害,感觉都要憋炸了,也不知道唐季开给自己下了什么药,反正现在急需要用罪魁祸首的唐季开发/泄一下才行。

唐季开扶着江晚桥,还问:“你有没有觉得浑身无力啊?我扶着你。”

江晚桥差点笑出来,不过点了点头,装模作样的靠在唐季开身上,说:“是啊,不知道怎么了,一点力气也没有,看来我喝的太多了。”

唐季开一听,高兴的眼睛都瞪大了,看来药效是发作了,到时候江晚桥酸/软无力,又特别亢/奋,岂不是就要被自己嘿嘿嘿了?

江晚桥觉得燥热是真的,亢/奋也是真的,不过酸/软无力就没有了,毕竟江晚桥的体力很好,想要让他酸/软无力,估摸/着还要再大点剂量才行。

唐季开猴急猴急的就扶着江晚桥上楼去了,进了房间,把房门锁好,让后将人放在床/上。

江晚桥忍着笑开始装死,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就不动了。

唐季开连忙小声叫他,说:“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唐季开说着还摇晃他,江晚桥这才装着悠悠转醒的样子,一脸虚弱的说:“我怎么一点力气也没有……我是不是病了?”

唐季开一听,嘿嘿就笑了,说:“没力气就对了,哼哼,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我了!今天你就好好躺着,我会让你超舒服的!”

江晚桥皱着眉,一脸迷离的样子,那副桃花眼红了真是太好看。

唐季开被他一瞧,“咕咚”的就吞了一口口水,迫不急的低头去吻江晚桥。

江晚桥顺从的张/开嘴巴,做出一副毫无力气,随便唐季开做什么的样子,这可把唐季开给美坏了,亲了江晚桥之后,胆子就大起来了。

唐季开还想着,今天可是江晚桥第一次做受,或许会不习惯,自己作为一个温柔的攻,应该先给他点福利,所以在一举攻城略地之前,还是先伺候一下他的好。

于是江晚桥装死,就被唐季开给好好的伺候了一下,福利简直好上天,唐季开可从来没这么主动过。

结果江晚桥实在是装不下去了,一下就把人死死压住。

唐季开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怎么突然这么大力气?”

江晚桥一脸热汗,呼吸粗重,笑着说:“嗯……说不定是药效过去了,你说呢?”

唐季开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子,感觉自己好像中套了一样!

唐季开赶紧踢腿踹人,说:“放开我放开我!”

江晚桥说:“还像跑?在我酒里下/药,那你可要负责任的。”

“等等,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力气还这么大啊,说好了酸/软无力,根本没办法反/抗的呢!”

唐季开一点也没感觉到江晚桥的虚弱,反而觉得江晚桥比平时野蛮太多了,弄得他哭爹喊娘的,什么羞耻的话都说了,但是江晚桥就是不放过他。

唐季开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有人在拍唐季开的脸颊,动作很轻,他还以为是江晚桥这个恶/魔,不耐烦的睁开眼睛,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小天使,是他的小侄/子,正一脸担心的瞧着他,用肉肉的小手摸/着他的脸。

江晚桥正坐在沙发上,带着大侄/子看动画片,小侄/子就爬到了床/上去。

弟/弟趴在唐季开身边,用小肉手摸/着他的脸,说:“小苏苏,你肿么啦?似不似生病病啦,好可怜……”

唐季开看到这么可爱的小侄/子,很想抱在怀里亲/亲,但是他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尤其他一动,就发现自己还没穿衣服!

唐季开脸上都红了,赶紧缩在被子里叫,说:“江三傻!你给我过来!”

江晚桥看到他醒了,赶紧就过去了,说:“怎么了?老婆?”

“滚!”唐季开听他这么叫自己,气得翻了个白眼。

江晚桥说:“你刚让我过来,就让我滚了。”

唐季开小声说:“我的衣服呢,没看我侄/子们都在吗?快给我那衣服来。”

江晚桥说:“你躺好了盖着被子,不会走/光的。”

弟/弟就趴在旁边,虽然那两个人一直咬耳朵,不过小包子的听力真是超级好,立刻说:“苏苏不/穿裤裤羞羞!”

唐季开:“……”

江晚桥没忍住,哈哈的就笑了出来。

小包子也咯咯的笑了起来,特别喜欢笑的样子,说:“嘻嘻,哥/哥也不喜欢穿裤裤!”

哥/哥正在一本正经的看着动画片,听到弟/弟的话,腾家伙就站起来了,说:“你胡说,我穿着裤裤呢!”

弟/弟奶声奶气的说:“我没有胡缩啦,我听到爸爸给哥/哥缩的!爸爸缩大孩子就要穿裤裤,哥/哥羞羞不爱穿裤裤!”

大侄/子一本正经的,不过脸一下子就红了,红的跟苹果一样。谁叫裤裤那么难受,穿上一点也不舒服。

哥/哥感觉自己被弟/弟笑话了,哼了一声,插着腰就走了,说:“不要跟弟/弟玩了!”

弟/弟一瞧,刚才还笑着,结果下一秒哇的就哭出来了。

哥/哥跑出了房间去,弟/弟也想去追,不过他在床/上,不方便下去,差点一头就栽下去了。

唐季开赶紧一把抱住,小包子就哇哇的哭了起来,委屈的说:“找/哥/哥!找/哥/哥!哥/哥不要我啦!呜呜呜……”

唐季开赶紧哄人,说:“别哭别哭,带你去找/哥/哥。”

其实大包子跑出房间根本没跑远,躲在门外面等着吓唬他弟/弟呢。不过听到他弟/弟哭了,有点不忍心,干脆又插着腰走回来了,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

弟/弟一瞧哥/哥没有走,赶紧用小肉手抹眼泪,不过脸上都哭花了,那叫一个可怜。

哥/哥一脸无奈的样子,说:“快来,我看到厨房有蛋糕,我带你去偷吃!”

“嗯!”弟/弟立刻抛弃了刚才哄着他的小苏苏,跟着哥/哥屁颠屁颠就跑了。

※※※※※※※※※※※※※※※※※※※※

明天还有最后一章番外,还有最后一次红包掉落啦~

喜欢嫁给我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嫁给我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嫁给我》,方便以后阅读嫁给我要反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给我要反攻!并对嫁给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