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留的笔记本22

书名:最后一案|作者:长生千叶|分类:科幻空间|更新:2016-05-23 19:00:00

胶囊是在肠内溶解吸收的, 并不会被唾液分/泌或者在胃酸破/坏,如果灰色风衣男人吃的是一颗普通药片, 恐怕就算是再怎么“催吐”, 现在也和那些呕吐物融为一滩了。

谢纪白面色不太好,说实在的, 他有点嫌弃,好在唐信戴着手套,不过就算是这样, 他让人觉得不太好。

唐信说:“老大,苏老板交给我,这里是医院, 我带苏老板去抽血急救, 你们把这个人先处理一下,以免时间长了发生意外。”

陈万霆看了一眼处于半昏迷的苏半毓, 他现在实在很想陪在苏半毓身边, 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着,然而并不是时候。

陈万霆知道这个工作交给唐信来说最靠谱, 迟疑了一下, 点头说:“小白, 你和唐信一起吧。”

“我知道。”谢纪白说。

灰色风衣男人腿部受伤, 被唐信的“催吐”手段弄的几乎爬不起来,看起来真是没比苏老板强到哪里去。陈万霆立刻带着人把灰色风衣男人带走了。

好在这里就是医院, 他们完全不需要浪费什么时间。唐信把胶囊放在证物袋里, 交给谢纪白, 然后把苏半毓抱了起来,快速的往抢救室去。

谢纪白在路上联/系了医生,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立刻开始抢救。

谢纪白帮不上忙,他在外面等着,唐信跟进去了,去看苏半毓的情况。

苏半毓呼吸困难,心跳也不稳定。在他的手臂上找到一个注射针/孔,因为有出/血和红肿,所以非常的明显。

医生立刻给苏半毓抽血化验,同时给他做必要的抢救。

苏半毓半途醒过来了,看到了唐信,他似乎松了口气。

唐信立刻说:“苏老板,你看的出来我是谁吗?”

苏半毓艰难的点了点头。

唐信说:“不要放松,苏老板。你已经获救了,再坚持一下,千万不要放松,老大在等你呢。”

“我知道……”苏半毓似乎在说话,不过声音过于微弱,以至于别人都听不到。

他虽然很困,但是不敢睡觉,生怕自己一闭眼就会彻底的睡过去。他现在无比的想念陈万霆,他努力睁着眼睛,在心里安慰自己,马上一切就都过去了。

陈万霆将人押回了警探局,安排好了看/管的事情,毕队和艾队都在,他们也知道陈万霆担心苏半毓,就让他赶回医院去,这里暂时有毕队和艾队负责。

在苏半毓抢救的时候,唐信还让人将那颗红色的胶囊拿去化验。那颗胶囊或许是□□,或许就是解药。

灰色男人吞噬这颗胶囊,没准是想要自/杀,另外一种可能自然是不想让他们得到这颗胶囊,说明它很重要。

分析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并不是毒/药,服用之后并不会致/死,但是一时半会儿,他们没有全面的实验仪器,也不能得知这颗胶囊的具体作用。

而苏半毓情况不稳定,虽然在急救,不过他的状况时好时坏,说不定能支持很久,说不定下一刻就会不行,医生只能做常规抢救。

唐信看着那颗胶囊,最后决定留下一部分样本,剩下的药粉重新装进新的胶囊里给苏半毓服用。

这或许是是最后的办法。

大家全都在抢救室等着,已经是三更半夜了,谁也没觉得有一丁点的困意。

唐信终于走了出来,抢救室的灯也灭了。

谢纪白冲过去,问:“怎么样?”

唐信说:“暂时没有危险了,苏老板睡着了,让他好好休息。”

苏半毓被转移到病房24/小/时看/护,他在服用胶囊后大约两小时,各项指标稳定下来。

那颗药是真的解药,但是药效多长时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因为苏半毓情况的问题,只能有一个人陪护,陈万霆留下来,其他人就都离开了医院。

大家全都回了警探局去,那里还有个灰色风衣男人等着他们。

不过唐信没有立刻过去,而是先带着剩下/药粉的标本去做化验。他们需要根据药粉标本,合成出更多的药才行,不然等药效果了,苏半毓还是会危险。

谢纪白听唐信这么说,忍不住有点担心。

唐信说:“别担心,这并不是很难,我有朋友就是专攻这个的,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从国外过来一趟。”

唐信是唐家的少东家,人脉自然是很广,尤其他开口托人办事,别人也乐意卖给他一个人情。

唐信打了电/话,对方答应明天一早就到。

被/关在警探局的灰色风衣男人很安静,他身上有一把手/枪,不过并没有派上用处。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带通信工具。

谢纪白和唐信回来的时候,毕队看到了他们,就走了出来。

谢纪白问:“情况怎么样?”

毕承远说:“他什么都不说。而且,这个人好像真的有短期记忆丧失症,有的时候他表情挺奇怪的。”

“什么都不肯说。”谢纪白说。

“别着急。”毕队说:“他不说不代/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陈艳彩已经在调/查关于他的信息了。”

陈艳彩信心满满,以前他们只是在录像里或者照片里看到灰色风衣男人,那些东西都是可以被动手脚或者处理,所以他们无从知道灰色风衣男人真正的信息,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个人就被/关/押在审讯室里。

陈艳彩给他做了生物分析,说:“他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需要一些时间,就能知道他以前都在哪里住过待过了。”

这种举动,听起来有点像是大海捞针,不过陈艳彩还是很有信心的。

唐信笑眯眯的说:“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样线索。”

他说着就拿出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一颗红色胶囊。

谢纪白看到这颗胶囊就想起那摊呕吐物,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说:“你怎么还留着?”

唐信说:“里面的药粉我留了一点样本,然后就装在新的胶囊里给苏老板服用了。这个胶囊皮是我留下来的。”

“留这个做什么?”陈艳彩问。

唐信说:“你们仔细看,有没有发现它和那种普通又廉家的胶囊皮不一样?”

谢纪白和陈艳彩全都摇头。

唐信耐心的给他们解释,说:“这种胶囊皮和普通的不一样,我们可以从这个胶囊入手查,找生产这种胶囊皮的厂家,我觉得,这种厂家可能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找出这些厂家,顺藤摸瓜,范围就要小很多了。”

“听起来可行。”谢纪白说。

……

苏半毓在医院住了三个月,期间吃了不少药,唐信的朋友用标本配出了相似的解药,不过这种药本身对于身/体的损害很严重,不能长期服用。然而苏半毓的情况又必须要长期服用,所以就算正常之后,也要恢复很长时间才行。

陈万霆全程陪着他,他请了一个长假,C组的队长的工作就先交给谢纪白了。

苏半毓说:“我早就没事了,你不用每天陪着我。”

陈万霆说:“我被你吓怕了,我一步都不能离开。”

苏半毓笑了笑,说:“上次你出事,我也是这种想法。”

陈万霆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说:“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

“很正常。”苏半毓说。

陈万霆说:“医生说再观察一周,如果没问题就让你自己回家去吃药了。”

苏半毓说:“小白那边怎么样了?”

“他和唐信还在外地,估计也要一周后才能回来。”陈万霆说:“他们说回来就来接你出院,小白说让唐信给你做点补品养养身/体。”

苏半毓说:“他们还顺利吗?”

陈万霆说:“别担心,一切都顺利。”

三个月的时间,谢纪白他们忙的几乎都在警探局住下来了,家里都落了厚厚的灰土。他们追查这灰色风衣男人背后的势力,直到半个月前,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很有可能是苏半毓所说的那个培养基/地,就是离得C市有些远。

他们发现之后,立刻联/系人赶到了那个地方,不过情况不怎么乐观,培养基/地已经处于半空的状态了。里面的人走/光了,留下了大量的仪器和设备,不能拿走的东西很多,倒是给谢纪白他们提/供了更多的线索。

陈艳彩那边大海捞针三个月,总算是有了进展。竟然找到了灰色风衣男人在C城落脚的地方,在警探局不远。

灰色风衣男人和莫随一样,也有短期记忆丧失症,众人找到他的家里,在他家里找到了大量的笔记本,他必须把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记录下来,不然就会忘记。在一个单独的房子里,密密麻麻的摆放在数不清的笔记本,那种场面竟然有点壮观。

这么一来,他们发现了更多的东西。灰色风衣男人有一个单独的笔记本,记录了很多名字和联/系方式,有一部分是他选中的目标,另外一个部分就是培养基/地成员的信息。

他们找到了重要的名册,就又开始忙碌起来了,他们要找到名册上所有的人,一个也不能漏掉。

让谢纪白震/惊的是,莫随培养的现在的灰色风衣男人,而现在的灰色风衣男人已经开始培养的他的继承人。五个名字,也是下落不明。

唐信本来以为三个月忙完就能大功告成了,然而他想的太美好了,接下来又是三个月和三个月。

唐信瞧着窗户外面黑漆漆的天,在路灯的光线下,竟然能看到几片雪花飘下来了。

唐信说:“小白,外面下雪了,一会儿路该不好走了,不如先回家吧。”

谢纪白这才抬起头,外面真的下雪了,好像雪花还不小。现在天气已经冷了,也难怪会下雪,眼看着马上就要过春节了。

谢纪白答应了,收拾好了东西和唐信一起出门。

唐信早上开了骚包车来,因为是周五,还想着抽空和谢纪白去约会,不过现在都凌晨一点了,适合约会的地方早就关了门,只好开着车带谢纪白回家了。

车子开到了停车库,谢纪白准备下车,唐信忽然说:“小白,过年有什么打算?”

谢纪白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特别的。”

唐信说:“和我回家吧。”

“回家?”谢纪白一愣。

唐信说:“我已经和段局说好了,给我们一起请年假,我们都累了那么长时间了,总该放松一下,趁着春节,你也没什么事情,我想带你回家,就是回去见见我小叔。”

谢纪白更傻眼了,唐信的意思是见家长?

唐信父母去世之后,都是他小叔照顾他的,听说非常有钱,一直在国外生活,家族还挺大的。

谢纪白有点发憷,不太想去。

唐信立刻伸手将人搂住,抵着他的额头,说:“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以前住的地方。嗯……当然了,顺便带你到国外结婚领证。”

唐信说着就牵起了他的手,谢纪白左手无名指上和唐信戴着款式一样的对戒,唐信低下头来,吻了他的手指一下。

谢纪白耳根有些发红,刚才想拒绝的话完全说不出来了。

谢纪白终于点了点头,说:“好。”

然后想了想,问:“你叔叔喜欢什么东西?”

唐信被逗笑了,说:“我小叔很开明的,而且也很疼我。我喜欢的他肯定不会不喜欢,所以小白,不如你就来讨好我吧。”

谢纪白正在很认真的思考问题,听唐信不正经,翻了个白眼,就要下车。

唐信又把人给拦住了,说:“别走别走,小白,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唐信说着就拿出一个口袋来,特别精致,白色的纸袋子,带着金色花纹,上面系着红色的绸缎蝴蝶结。

谢纪白狐疑的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兔尾巴一样,手/感特别的好,有点像个手/机挂链,或者说是手/机防尘塞?不过这个防尘塞的塞子也太大了。

谢纪白忍不住都摸了两下,顺着毛球,说:“这是什么?”

“看来小白很喜欢。”唐信说:“那太好了,我们快点回去用上它。”

谢纪白不明所以,然后就被唐信抱上了楼。

很快的,谢纪白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气得直想把毛/茸/茸的兔子尾巴塞/进唐信的嘴里。

上次唐信弄了个羞耻的情/趣猫尾,谢纪白已经记一辈子了。这回唐信又弄来个情/趣兔尾巴……

谢纪白不戴,唐信也没辙,他可不想睡一晚上的客厅。而且陈万霆还在隔壁,墙也不隔音,要是让他听到自己欺负小白了,估摸/着明天就活不下去了。

唐信只好把兔子尾巴扔出了卧室,这才心满意足的将谢纪白吃下肚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谢纪白睡到自然醒,发现唐信不在身边,应该是在厨房做饭,他能问道一股饭香味儿,肚子里瞬间就热闹起来。

谢纪白翻了个身,腰有点酸,昨天唐信太疯狂了,让他稍微有点吃不消。他不想起床,趴在床/上伸手摸了一下手/机。

手/机好像比平时沉了?

谢纪白将手/机抓过来一瞧,原来是因为手/机上挂了一个挂坠。

谢纪白脸色瞬间很精彩,五颜六色的闪变着。

唐信竟然把昨天的情/趣兔尾巴改造成了手/机挂坠,然后就挂在了谢纪白的手/机上……

唐信在厨房接到了谢纪白的短信,立刻关上了火,然后往卧室去。

谢纪白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没有字,就一个颜文/字“(╯‵□′)╯︵┻━┻”,这可把唐信逗笑了。

唐信早饭也不做了,刚迈进卧室,顿时就被“兔子尾巴”给砸了个酸鼻,谢纪白完全没有因为腰疼而影响到准头。

唐信走过去,在谢纪白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小白,早安。”

※※※※※※※※※※※※※※※※※※※※

各位小天使《最后一案》到这里就完结了,后面应该还有第二部,不过蠢作者还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开坑,目前的坑已经多的数不过来了,暂时忙的写不过来了……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圈养,接下来蠢作者要去填隔壁的《神棍劳动合同》和《财神爷的悠闲生活》了,欢迎有兴趣的小天使继续圈养!么么扎~~

喜欢最后一案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最后一案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后一案》,方便以后阅读最后一案遗留的笔记本2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后一案遗留的笔记本22并对最后一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