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剧终!

作品: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作者:夜深人静*|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16-01-19 18:13:02|字数:10460字

昏暗的夜色里,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她其实看不清他的样子。

她看见车门打开,那人颀长的身影从车里出来,身姿挺拔的站在车前,手机贴在耳旁,俊脸微仰,朝她看来。

“诗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他的声音轻轻柔柔地传来,李诗雨鼻端却忍不住发酸,她紧紧地抿抿唇,看见他安然无恙,就足够了。

“嗯,没事就好,我听说吴钧成逃走了,你自己也小心些,早点回去睡觉吧!”

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淡然。

靳时没有回答,隔着电话,两人陷入沉默。

李诗雨抬手捂着心口的位置,那里,呼吸有些不顺畅。

室内寂静无声,电话那头的人也不说话,钻进耳畔的声音,只有他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以及轻凉的风声。

她看不清他的脸,却感觉他的眼神炙热。

漫长的沉默后,就在她以为靳时会说想要见她的时候,却听见他幽幽地答了声“好,你也早点休息。”

那声音钻进耳里,她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有些不习惯这样的靳时。

“那,晚安!”

她迟疑了下,才说出口。

“晚安,诗雨。”

靳时对她莞尔一笑,虽然她看不见,他却是当作两人面对面聊天的表情。

说完,他挂掉电话,转身,坐进了车里。

关上车窗,他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坐在副驾座里的手下关切地问:

“时哥,要不你坐后面去,我来开车吧?”

刚才,车子快到别墅时,靳时要求自己开车,让原本的开着车的手下坐进到了后面去。

靳时关上车窗前,又抬头看了眼二楼方向,窗前,那抹纤影静静而立,正看着他们,他嘴角微弯了下,淡声说:

“没关系,我开到前面,你再开。”

他不想让诗雨知道他受伤,不想让她担心或者难过,就连吴菁菁已经死了的消息,他也没有告诉她。

“时哥,你为什么不让李小姐知道你受伤,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照顾你,那你就可以和她关系更近一步了。”

副驾座里的男子不解的问,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时哥受了伤,博取点李小姐的同情和怜悯,不就可以和好了吗?

靳时斜他一眼,出口的声音严肃:

“我受伤的事,不许告诉诗雨。我不想用自己受伤来博取她的同情,还有,从今晚开始,增加一倍的人手保护她们母子安全。”

“知道了,时哥。”

那男子的想法被靳时看窗,立即敛了神色,低下头,老实的答应。

靳时抿抿唇,忍着手臂的疼,发动车子。

别墅里,李诗雨看着靳时的车开走,直到消失在夜色里,她才放下窗帘,转身回去睡觉。

刚才毫无睡意,这会儿知道他平安无事,她心里没了担心,又真的很累,没几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

次日清晨。

李诗雨正和小李子吃早餐时,靳时的电话又打了来。

他在电话里说“诗雨,我要出差几天。这些天你和小李子小心些,千万别甩掉我派去保护你的那些人,吴钧成还没抓到……”

昨晚,靳时从主驾座里下来的,之后又是他自己开车走的,诗雨对他的话毫不怀疑,相信了他,是真的出差。

她接受了他派人保护她和小李子,儿子的安全问题,她不会这么矫情。

挂电话的时候,她忍不住也叮嘱了一句:“你自己也小心些,吴钧成现在最恨的,是你。”

靳时和吴家的关系,李诗雨早在三年前,就听吴菁菁说过的。他现在和吴钧成反目,吴钧成肯定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我会的。”

靳时因为她一句关心的话而心潮澎湃,再开口,语气里多了一丝激动和暖意。

接下来几天,李诗雨都没有见过靳时。

吴钧成不知藏到了哪里,一直没有消息。

小李子幼儿园搞活动的前一天晚上,他趁李诗雨在厨房做饭,拿着她的手机拨打了顾正廷的电话。

李诗雨从厨房出来,不见他的人影。

她上楼,在走廊里听见小李子的声音响在房间里,她微微一怔,打开门,只见他坐在沙发里,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半捂着嘴,小声地说:

“干爸,老师说,要爸爸妈妈一起参加活动,你不回来,那我就没有爸爸了。”

李诗雨心头爬满了细细密密地酸楚,她正想转身离开,小李子却转过头,看见了她。

“妈妈!”

小李子的声音里带着三分怯意,两分委屈,稚嫩糯软的嗓音穿透耳膜,化成了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她的心。

她心狠狠一窒,转眸看去,小李子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直直地站在沙发前,正睁着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怯怯地望着她。

显然,是怕她责骂,她前些天说过,让他不要打电话去打扰干爸。

李诗雨强压下心里的酸楚,嘴角牵扯出一抹温柔地笑,走过去,轻声问:

“小李子,你和谁通电话呢?”

小李子眨了眨眼,确定妈妈没有生气,他脸上的怯意瞬间散去,眉宇间绽出灿烂的笑,讨好地说:

“妈妈,我和干爸通电话,我想干爸了,干爸也想我们了。你和干爸说话吧。”

他说完,把手机直接塞到李诗雨手里,自己一溜烟就跑了。

李诗雨看了眼手机,还在通话中没有挂断,看着儿子跑出房间,她才轻声开口喊了声:

“正廷!”

“诗雨,你和小李子还好吗?”

隔着大洋彼岸,顾正廷的声音传来,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朗温润,让李诗雨有种错觉,好像又回到了之前,他结婚的事,像是没有发生过。

李诗雨沙发前坐下,唇边泛起一抹笑,语气温和地说:

“还好,正廷,你呢?”

“我和以前一样啊,只不过现在每天一个人,没有小李子陪,有些不习惯……刚才,小李子说他明天学校有亲子活动,诗雨,我觉得,你可以让靳时陪他一起参加。血脉亲情,是最亲的,他和靳时相处得好,是好事。”

之前的两年多,顾正廷扮演着小李子父亲的角色,让他和其他小孩子一样,享受着父爱,可是以后,他没有机会疼爱小李子,又不想让他觉得没人爸爸疼,最好的人选,就是靳时了。

“正廷,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

听着顾正廷在电话里帮靳时说好话,李诗雨心绪有些复杂,最后,不知是被他说动摇了,还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某种刻意压制的想法清晰地浮出了水面。

挂了电话,她走出房间,见她下楼来,小李子立即滑下沙发,跑过来抱着她:

“妈妈,你和干爸说了些什么?”

李诗雨轻轻一笑,牵着小李子走到沙发前,温柔地看着他:

“儿子,你是不是想让干爸陪你参加明天的活动?”

小李子不好意思的抬手挠头,眨着眼睛说:

“我知道干爸在国外,赶不回来,妈妈,你可以随便找个人代替爸爸,陪我一起参加活动就行。”

李诗雨挑眉,想了想,才道:

“随便找个人?那妈妈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你,你想找谁就找谁,好吗?”

“真的吗,妈妈!”

小李子不相信的睁大了眼,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李诗雨点头,看着儿子开心,她心里便不由自主地泛起一层暖意,只要能让儿子开心,怎样都好。

“妈妈,那我可不可以找靳叔叔,他不仅长得和我一样帅,还很厉害,有他在,肯定把其他小朋友的爸爸比下去。”

儿子的答案,在李诗雨的意料之中。

除了顾正廷,李靳就和靳时最亲近,她想到顾正廷说的,血脉亲情,是最亲的,这一点都不假,李靳不知道靳时是他的亲生父亲,却那么容易就喜欢上他。

靳时不过是带他去参观了一遍工场,在他面前示范了一下切割技术,就得到了他的崇拜。

她可以不接受靳时,但她不能剥夺儿子和他的爸爸相处的机会,她微笑地答应:

“好,你自己给靳叔叔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陪你去好不好?”

“好!”

李靳开心地点头,接过妈妈的手机,小小的手指很熟练的在键盘上按出一串数字,李诗雨坐在旁边,笑容温和地看着他。

电话接通,他又冲李诗雨开心地笑笑,把手机放在耳旁,很认真的听着对方的彩铃声。

“喂!”

熟悉的声音钻进耳膜时,小李子眼睛一亮,稚嫩的声音脱口喊道:

“靳叔叔,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哦,阿靳要告诉叔叔什么好消息?”

电话那头,靳时坐在餐桌前,正准备吃晚饭,听见李靳的声音,他眉宇间绽出愉悦的笑。

“明天我们学校组织亲子活动,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参加,你说,这是不是好消息?”

听着儿子骄傲的语气,李诗雨忍俊不禁,儿子是怕靳时不答应吧?所以,一开始就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而不是问他愿不愿意陪他一志参加。

“嗯,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谢谢阿靳邀请叔叔,明天几点?”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开心的,妈妈说,想邀请谁由我自己决定,我就想到了你。明天九点前到学校,靳叔叔,你出差回来了吗?”

小李子兴奋得手舞足蹈,除了干爸,靳叔叔是最好的人选。他想像着那些小朋友见到他靳叔叔,一定会羡慕嫉妒恨。

特别是他同桌那个小胖子,天天说他没有爸爸接他放学,在他面前炫耀他那和他一样胖得像猪的爸爸是什么建材老板。

哼,明天他要让那个小胖子看看,他李靳的‘爸爸’,甩他的胖子老爸几万条街,建材老板有什么了不起,他‘爸爸’玩珠宝玉石都玩腻了。

他漆黑的眼珠转了几转,笑嘻嘻地问:

“靳叔叔,我们商量个事好吗?”

“好,阿靳有什么事要商量?”

靳时的声音清朗愉悦中,透着浓浓的爱意,一旁的两名手下见他讲电话,悄悄地退出了餐厅。

“明天的活动,是亲子活动,其他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陪着一起参加的。靳叔叔,你明天可不可以当我一天的‘爸爸’,就一天。”

怕他不答应,李靳故意强调,就一天。

“好!”

靳时捏着手机的力度蓦地一紧,心里,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迅速的漫延开来,他眉宇间的笑,被浓浓地自责和内疚替代。

阿靳本来就是他的儿子,可是此刻,他却在电话那头请他当一天‘爸爸’,还害怕他拒绝,说‘就一天’。

坐在旁边的李诗雨也是一脸的惊愕。

她没想到,儿子会对靳时说这样的话,请他当一天的‘爸爸’,她想起那晚,他在梦中喊的那声‘爸爸’,她心头一阵泛疼,伸手揽住他小小的身子。

“妈妈,靳叔叔答应当然一天的‘爸爸’了,妈妈,你也不会反对的,是吗?”

小李子高兴坏了,挥着小手冲李诗雨喊,可是喊完,他脸上的笑就被担心替代,轻声问:

“妈妈,你怎么了,你不高兴吗?”

妈妈怎么眼睛红了!

李诗雨摇头,强自逼退眼里的泪水,她怎么能不高兴呢,她将儿子抱到自己怀里,低头亲着他额头,说:

“没有,妈妈高兴,只要小李子高兴,妈妈就高兴。”

“谢谢妈妈!”

李靳眨了眨眼,确定妈妈真的在笑,他才又甜甜的道谢。

李诗雨又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才温柔地说:

“你先过去吃饭,妈妈和你靳叔叔说两句。”

“好,妈妈你和靳叔叔聊,我不先吃饭,我等着你一起吃饭,让靳叔叔不要迟到。”

李靳叮嘱一句后,把手机给了李诗雨,自己从她怀里钻出来,滑下去,跑到电视机前,捡起地上的摇控车玩。

“诗雨。”

耳旁,靳时的声音传来,李诗雨抿抿唇,平静地问:

“明天,不会耽误你吧?”

“不会,我本来也打算今晚回去的。”

靳时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最后,只化为一句:“你先和阿靳吃晚饭,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去接你们。”

“明天的活动,你别穿得太正式。”

挂电话前,李诗雨想了想,又叮嘱一句。

“放心,我知道的。”

挂了电话,靳时走出餐厅,站在客厅的手下见他出来,不解地问:

“时哥,你不吃饭吗?”

靳时看他一眼,淡声吩咐:

“不吃了,叫阿阳过来,逛街。”

“逛街?”

那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身旁另一人也惊愕地睁大眼,担心地说:

“时哥,你的伤还没好呢,你需要买什么,我们去帮你买就是了。”

靳时俊脸一沉,不理他们,径自拨出电话,大步走向门口,两名男子相视一眼,只好跟上去。

阿阳来得很快,车子停下后,他从车里钻出来,看着站在别墅门外的靳时,笑着问:

“时哥,你找我来,是不是想知道诗雨姐什么事?”

“跟我一起买亲子装去。”

靳时睨他一眼,丢下一句话后,拉开车门,就钻进了他的车里。

阿阳半张着嘴,愣愣地盯着车里的靳时看了半晌,才一拍脑门反应过来,立即笑道:

“时哥,你买亲子装找我,算是找对人了,走,我现在就带你去买亲子装。”

==================================================================

小李子开心得不得了,吃过晚饭,硬是拿着李诗雨的电话,给顾正廷,安安,鸾儿,都打了一电话,告诉他们,明天靳时陪他参加亲子活动。

打完电话,自己乖乖地爬上chuang,睡觉。

第二天早上,李靳子一起chuang,就又拿起手机给靳时打电话,害怕他迟到。

“阿靳,我在你家外面,给我开门吧。”

靳时的声音传来,小李子欢快地答了声好,放下手机,就拉着李诗雨去开门。

阿阳提着袋子,和靳时一起进来客厅。

今天的靳时,穿着一身天蓝色运动装,将他刚烈的轮廓线条柔和了三分,眉宇间神采飞扬,整个人阳光帅气得像是二十出头的大男孩。

“靳叔叔,你好帅啊!”

李靳眨着一双清亮的大眼睛,崇拜地望着靳时,简直帅爆了。

靳时得意地挑眉,接过阿阳手里的袋子,示意他可以滚了。

阿阳不敢防碍老大享受天伦之乐,乖乖地滚出了客厅,去外面当个小保安。

靳时从袋子里拿出两套同样颜色的运动服,愉悦地说:

“阿靳,这两套衣服是你和妈妈的,今天我们穿亲子装,你和妈妈先去换上衣服。”

“妈妈,靳叔叔要和我们穿亲子装,啊,我最喜欢这样的颜色,这样的衣服了。”

李靳抱着衣服转头去看妈妈,李诗雨看看衣服,抬眼看向靳时,对上他笑意温柔的眼眸,她心微颤了下,收回视线,接过儿子怀里的衣服,牵着他上楼,换衣服。

十分钟后,李诗雨牵着李靳从楼上下来。

客厅里,靳时眼睛一亮,直直地盯着李诗雨和李靳,和他一样的休闲运动装,诗雨披肩直发扎了起来,眉目含笑的模样,清新而俏丽。

不知道的人,一定不敢相信她是一个当了妈妈的人,她的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

他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心里,突然就溢满了浓浓的幸福。

“爸爸,好看吗?”

李靳下到最后一步台阶的时候,松开妈妈的手,跑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

靳时高大的身躯蓦地一僵。

因为他那声‘爸爸’,尽管昨晚已经在电话里和他商量好了的,但这一刻,听见李靳喊他爸爸,他眼眶忽然就湿润了。

楼梯处,李诗雨也是面色一变。

李靳仰着和他有着七分相似的俊脸,打量着他的衣服,说:

“靳叔叔,我们穿着同样的衣服,你又长得和我有些像,大家肯定都相信你是我爸爸。”

靳时紧紧地抿了抿唇,蹲下身子,眸光温和地看着李靳,动容地道:

“是的,我们这样子,没人敢不相信的。阿靳放心,今天,我一定做个好爸爸。”

不只是今天,以后的岁月里,他都要做个好爸爸,给她们母子遮风挡雨,把之前欠她们母子的,都补回来。

“好!”

李靳脆生生地答了声,又转头,冲站在楼梯处的李诗雨招手:

“妈妈,过来!”

李诗雨点点头,忽略心里泛起的异样情绪,朝他们两人走过去,温和地说:

“我们先吃早餐,吃了早餐再去学校。”

“爸爸,你吃过早餐了没有?”

“没有!”

李靳那糯软的声音每喊一声爸爸,靳时的心,就柔软一分,眉宇间,满满的全是温柔父爱。

“那一起吃吧,我做的早餐多。”

李诗雨是猜到了他可能不吃早餐就来,因此多做了一份早餐。

“好!”

靳时冲她温柔一笑,小李子却突然喊道“等一下,妈妈,把手机借我用用。”

“干嘛呢?”

李诗雨把手机递给他,李靳眨着眼睛,兴奋地说:

“我们先拍张照片,我要把今天做个留念,妈妈,爸爸,你们两个先拍一张,爸爸,你搂着妈妈,像墨叔叔和楚姨那样。”

李靳最羡慕安安了,他有一个帅气的爸爸,还对他妈妈好,天天和他妈妈手牵手的。

他拿着手机,对靳时和李诗雨喊。

靳时心里激动,面上,笑意温柔,以眼神询问李诗雨。

李诗雨也被儿子的突然举动给震住了,对上靳时温柔深邃的眼神时,她心跳,再次不受控制地加快速度。

男人的手,揽上她的腰,他身子蓦地一僵。

“靠近点!”

李靳还在喊,正把镜头对准他们,要拍一张最漂亮的相片出来。

靳时把头靠过去,和李诗雨的脸贴在一起,李靳满意的说‘就是这样的,妈妈,你也笑笑。’

快门按下的声音响在偌大的客厅里,连拍了八张。

“好了,爸爸妈妈!”

李靳喊爸爸上了瘾,拍完照,拿着手机给他们看,靳时不舍的放开揽在李诗雨腰间的手,偏过头,看向李靳递来的手机。

看着相片上,他和诗雨相依相偎,温馨而幸福,心里,不禁又泛起一层浓浓的暖意,他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愉悦的弧度,深情款款地看向身旁的女子:

“诗雨,你真美!”

李诗雨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淡声说:“吃早餐吧!”

说完,也不管他们父子,转身就走。

……

亲子活动九点开始,靳时和李诗雨母子到幼儿园时,才八点半。

还没下车,李靳就眼尖的看见了和他们一样刚到幼儿园的鸾儿一家,和安安苒苒他们,他拉开车门,下车就朝他们跑去。

“安安,苒苒,鸾儿,我有爸爸了,你们看,靳叔叔今天当我爸爸,他和我是不是一样的帅。”

李靳扯着自己的衣服,小手指着远处走来的靳时和李诗雨。

安安,苒苒,还有鸾儿顺着小李子的视线看去,果然,他嘴里的靳叔叔,还有他妈妈都穿着和他一样的衣服。

“是你和你爸爸一样帅,不是你爸爸和你一样帅。”

安安纠正他的语病,见鸾儿盯着小李子的衣服看,他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

“你穿这颜色不好看。”

李靳脸上的笑僵住,疑惑地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安安身上的衣服,他也是休闲装,只不过颜色不一样,自己的怎么就不好看了?

“我爸爸妈妈都说好看的。”

他噘着小嘴,不高兴的反驳。

“因为你爸爸穿着也不好看,所以他说你的好看。”

安安打击人不带犹豫的,话落,他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十分低调地夸奖自己:

“下次记得买我这样的衣服,你看我爸爸妈妈穿着这样的衣服,也比你爸爸妈妈好看,还有江博博和白嫩,他们的衣服多漂亮。”

言下之意,他们几个,就小李子的不好看!

“真的吗?可是我还是喜欢我的衣服,因为我的,和我爸爸妈妈的一样。”

小李子看看他们的,最后自信又回来了,他说完,跑过去拉着靳时的手,开心的喊:

“爸爸,我们进去找那个刘胖子的爸爸比,让他知道我的爸爸比他爸爸帅了千万倍。”

三家人一起进去幼儿园,他们三个大男人带着小孩子走在前面,楚欢和白鸽,李诗雨走在后面,看着靳时和小李子手牵手,父子情深的画面,忍不住打趣地说:

“诗雨,你们的亲子装很漂亮。”

“诗雨,你可以考虑接受靳时,他和小李子穿着亲子装,更像父子了。”

李诗雨面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笑,视线停落在前面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身上,他们走路的要姿势也是一样的,真的,很像父子……

今天的活动,安排了好几个,第一个比赛,是篮球比赛,后面还有踩气球,才艺表演等节目。

篮球赛,靳时被分到和墨晋修,江博一组,上场前,他们两人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你的伤没好,行吗?”

“你要是不行,可别拉后腿,我答应了鸾儿,今天一定要赢的。”

靳时瞪江博一眼,挺直了背脊,保证地道:

“放心,我不会拉你们后腿的。”

他以为今天要赢的只有他们吗,他也要赢好不好,他答应了阿靳,今天要当个好爸爸,一定帮他赢许多玩具的。

球场上,靳时真的很拼,不过,李靳比他更拼,他们打球的时候,他喊得嗓子都哑了,那一声声地‘爸爸加油’充满了正能量,让靳时就算累死在球场上,也会觉得幸福。

可他终究是有伤在身的人,太过拼命的结果,就是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疼意席卷时,他一个闪神,就被队员传来的篮球砸了个正着,砸到的地方,还正好是裂口的伤口处。

疼意越发尖锐地窜过全身,他下意识地咬紧了唇,额头的汗,不知是热的,还是疼的,大颗的往下落。

“靳时,球给我!”

墨晋修眸光微变了下,冲他喊,在对方球员抢走球的时候,离他最近的江博欺身上前把球夺了过去,淡声问:

“你行吗,要是不行,就先退场。”

“爸爸加油!”

场外,李靳的声音传来,靳时一咬牙,冲他摊开手:

“给我!”

江博挑眉,把球又传给他,靳时接住球,一个漂亮的转身,投篮,在裁判吹响结束铃之前,将篮球投进了蓝子里,以霸气地十比零,完胜了对手。

“爸爸好棒!”

李靳,苒苒,还有鸾儿三个人都欢喜得跳了起来,安安算是最沉稳淡定的一个,眉宇间也是溢满了骄傲。

李诗雨却眉心轻蹙,眸光紧紧地盯着场上的那道身影,看着他大步走过来,她眸子里越发情绪复杂。

靳时走出场外,将李靳抱起来,高高举过头顶时,一滴鲜血,滴在他脚边的地面上,他却浑然不知,满是笑意的眸子里映着李靳俊美的脸蛋。

李诗雨眸光骤然一紧,想也不想,快步上前,把李靳从他怀里抱下来,眸光停落在他右臂上,沉声问:

“你的手臂,怎么回事?”

靳时眸子微闪,忍着手臂上钻心的疼,镇定地说:

“没有啊!”

话落,他垂眸,视线瞟到地上的血迹,眼里又闪过慌乱之色。

“那这血,是怎么回事?你的手臂受了伤,为什么还要来打球?”

李诗雨把儿子放到地上,伸手去抓靳时的手臂,手捏到之处,正好是他伤口,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她手放开,手心,都是血。

看着手心的血,她脸上泛起一层苍白。

他受了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不用想,肯定是那晚上,难怪,他这些天不出现。

她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怒意,他受了伤,干什么逞能地去打球,如今伤口裂了还不承认……

见她脸色难看,靳时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解释:

“诗雨,你别担心,我只是一点小伤口,刚才不小心裂开,包扎一下就没事的,真的。”

“什么小伤口?”

李诗雨很想不理他,转身走掉的,可是,他手臂衣服上浸染的血色,似一只大手紧紧揪着她的心,她做不到无情的转身。

“就是不严重的伤口,我让墨晋修包扎一下,接下来的活动,不需要那么激.动的运动,伤口就不会再裂开了,我们不要扫了阿靳的兴。”

靳时说完,墨晋修走了过来,接收到他的眼神,淡淡地说了句:

“诗雨,你不担心他,这么点伤,死不了的,我帮他包扎一下就行了。”

“诗雨,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墨晋修吧,我真的没事。”

靳时害怕诗雨生气,连声解释。

“是死不了,只不过会废了手臂而已对吗?你要是还想以后见到小李子,就马上回医院去,今天的活动,没有你,我们一样可以参加。”

李诗雨怎么听不出墨晋修的话外之意,他手臂要是一点小伤,也不至于血浸透了衣服。

墨晋修耸耸肩,幸灾乐祸的说:

“诗雨说得对,你还是回医院吧,这里没有你,活动一样可以进行。”

“妈妈,我们陪着爸爸一起回医院好不好,我不参加活动了。”

小李子稚嫩的声音响在他们中间,靳叔叔是因为他,才裂开伤口的,他虽然想让别人羡慕他有这么帅气的爸爸,但他更关心他的健康。

李诗雨不说话,只是神色清冷看着靳时。

靳时之前不愿意去医院,是不想扫了李靳的兴,这会儿他都说了这样的话,他除了满心的感动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去医院的。

“好,我去医院。”

幼儿园外面的街道上,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污垢,穿着破烂衣裳,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乞丐背着一个破包裹,手里拿着一个破碗一瘸一拐地走来。

李诗雨和李靳陪着靳时去医院,走出幼儿园,阿阳立即迎了上来,看见他手臂上浸了血的衣服,他眉头皱了皱,关切地道:

“时哥,我去开车过来。”

说完,没敢看李诗雨,转身就跑向停车位。

“诗雨,阿靳,我们去路边。”

靳时指了指前面,李诗雨点头,牵着儿子跟他一起走向路边,等阿阳把车倒出来。

等待的时候,靳时习惯地观察四周环境,不经意地一眼,看见从后面走来的乞丐,他视线落在他瘸了右腿上,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心念转,眸色倏地一变。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乞丐从包裹里掏出一把枪,动作极快地对着他身旁的李诗雨开枪。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子弹如风,刹时到了眼前。

中间隔着一个李靳,靳时来不及做出应对,只是本能的喊了声‘诗雨小心’,抱着她,将她身子一转,用自己的后前,挡下射来的子弹。

今天跟来的,不只是一个阿阳,还有其他手下,刚才阿阳去开车,他们身旁,也有两保手下跟着的。

但那乞丐从掏枪,开枪,不过眨眼,他们谁都来不及阻止,听见枪响,才以最快的速度掏出枪,反击。

子弹穿透肌肉,空气里,腥甜味,骤然浓烈了一分。

李诗雨呼吸一窒,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身子一僵,那特殊的声音伴着他的闷哼声,钻进耳膜,她眼里,忽然就盈满了泪。

她慌乱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靳时,他五官因为疼痛而皱在一起,但眉宇间,却有着释然,不曾伤到她,这样,很好。

几米外,乞丐被他的手下打落了枪,活捉了。

靳时嘴角,有血流出,映着苍白的俊颜,刺得李诗雨心一阵窒息的疼,她眼里的泪,在他嘴角的血迹里夺眶而出。

一声“阿时”哽咽而慌乱的响在他耳畔。

靳时心疼地蹙了下眉,想到什么,又扯起一抹微笑,骨节分明的大掌揽着她的腰还没有放开,借着支持自己的身子,温柔地说:

“诗雨,不哭,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她听见了枪响,听见了子弹打进肉里的声音,闻到了血腥味,看见了他嘴角的血……

她心里,从没有这么害怕,这么慌乱过,她抓着他手臂的手剧烈的颤抖着,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哽咽地喊着:

“你怎么这么笨……阿时!”

她的话没说完,靳时终是支持不住自己的身子,腿一软,扑通地跪倒在地。

“靳叔叔,你怎么了?”

一旁的小李子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看见靳时跪倒在地,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李诗雨面上刹那雪白如纸,她跟着靳时跪倒的身子蹲下了身子,泪眼朦胧地扶着他身子,慌乱的喊:

“阿时,我们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阿阳跑了过来,幼儿园里,听到枪声的江博和墨晋修等人也跑了出来,靳时嘴角溢出的血,越来越多,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他眼皮很重,但不愿闭上眼睛,艰难地抬手,替李诗雨擦泪,心疼地说:

“诗雨,答应我,我死了,你不要伤心。”

“不,你不许死!”

李诗雨拼命的摇头,她不要他死,不要,他答应过,要用下半生来弥补她和小李子,答应过,要做一个好爸爸的。

“靳叔叔,你不会死的,墨叔叔很厉害,他一定能救好了你,墨叔叔,你快救救靳叔叔。”

小李子看见跑过来的墨晋修,立即大声地喊。

靳时努力地保持意识清醒,努力地睁大眼,努力地看着心爱的女子,他这一生,最幸福的,就是爱上了她,他不舍,有千千万万个不舍,可是,他感觉到了生命正一点点地从体内流失。

他艰难地说:

“诗雨,我怕自己坚持不了了,你不要哭,看到你哭,我会心疼。”

“你答应过,要照顾我和小李子的。”

李诗雨不想哭的,可是泪水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她看不清他的脸,她颤抖着手去擦他嘴角的血迹,她好害怕好害怕……

“诗雨,记着,我爱你……”

靳时在墨晋修和江博到了面前时,对诗雨说出最后三个字,再也支持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阿时!”

李诗雨悲伤而绝望地喊,她心跳,似乎也从那一刻停止了跳动,呆愣地看着墨晋修和江博反时弄到了车上,听着他们说马上回医院。

视线里的一切,突然变幻,她眼前浮现出多年前,月色下的俊美少年,他牵着她的手,低吻着她的头,在她耳边喃喃细语:

“诗雨,我喜欢你!”

“诗雨,我爱你!”

“诗雨,我要你一辈子都快快乐乐地……”

“诗雨,诗雨……”

“诗雨,我们上车,靳时不会有事的。”

楚欢和白鸽把她扶起来,她双腿发软,完全无法自己走路,转头,看着儿子泪眼朦胧,她心又一阵狠狠地窒息。

“对,他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她自言自语地说,他要是敢死,她会恨他一辈子!

……

几米外,被抓住的乞丐看着靳时被抬上车,看着李诗雨伤心欲绝的样子,他忽然仰天大笑,笑着笑着,那张满是污垢的老脸上又布满两行泪,又哭又笑地说:

“菁菁,我没有杀了你的情敌,但我把你爱的男人杀了,你在黄泉路上不会孤独,以后,他会陪着你。你一定不要再像之前那么爱他……”

喜欢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方便以后阅读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全剧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全剧终!并对医婚醉人,老公别使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