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作品:风吻|作者:跳跃阳光|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19-07-15 22:38:59|字数:2079字

他嚯的站起来,快速穿过烟雾缭绕的二楼,“咚咚咚”一口气跑到楼下。

众人带着慌张担心的神情盯着那个女孩和包住女孩的黑衣人。

舞池中间的气氛紧张而微妙,带头的一个穿着花衬衫的汉子一手插腰向前走两步,老神在在的点着头似在斟酌要说点什么,女孩还偏着脸,似乎没有从这种恐惧而荒唐的环境中回过神来。

他扒开人群,大步向他们走去,在路过吧台时顺手抄起两瓶啤酒。这时音乐声嘎然而止。

“啪!”“啪!”两声脆响,一瓶一个爆头,干净利落。

“啊!~“人群中惊叫声此起彼伏,众人急速退缩到舞池边缘,有些胆小怕事的已经在往外跑。

他护在心悦前面。这时,那拓拿着两个瓶子也跑到了他们身边。

那两个被爆头的壮汉眼喷怒火盯着他,手臂上的血管暴突,他冷喝道:“闪开,不然你们都得爬着出去!”

心悦扑进那拓怀里放声大哭,娇躯一直簌簌发抖。

他让那拓带她先退出去,那拓忧心忡忡看他一眼,他们相互点点头,他们警惕而缓慢退出舞池。

花衣男子把脖子伸过来,“哟,小美女,下手可狠啊~”

他只用余光留意着他,目光放在刚被他爆头的那两个壮汉身上。

身边的花衣男子哼了一声,抬起手摆了摆,那两个壮汉带着其他黑衣人一起向他挥拳舞棒而来。

他心想,真糟糕,可不要让那拓他们发现什么才好。而且明天就是高一开学还得注意不要带伤。

他侧身闪过爆头壮汉直扑而来的拳头,刚想对着他的后脑勺挥手里的半个碎啤酒瓶,另一个被爆头壮汉的棒子呼呼呼劈面而来,他急急一退,背后两个壮汉抡着棒子凶神恶煞扑来。四周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一片打抱不平声,一片抽气声。

棒子挟着风以与他的鼻子相距1厘米不到的距离扑了个空,他顺势捏住那汉子血脉偾张的臂膀迅速转身到他身后,以瓶子断口锋利碎玻璃片抵着他的粗脖子,让他高大的躯体去挡向他而来的大棒。

那两个抡棒而来的汉子看到自己的同伴被迫挡在他前面,急急刹车,无奈舞池地板偏滑,由于惯性作用,他们直接侧头看着他,身体直挺挺的、以狗啃泥的姿式砸到坚硬的地板上,“咚!”“咚!”两声大闷响。阿门。

一片呻吟声之后,花衣男子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暴突,瞪得像灯笼一样的眼睛里发出怒不可遏的火焰,他一会儿俯视被摔得狼狈不堪的下属,一会儿瞪着被他用碎瓶子抵住脖子的粗汉子,更是火冒三丈,“他花神的!一个小姑娘你们都摆平不了,丢不丢人?!”

他边吼边试图往他这边走,他把手里的瓶脖子往粗汉子的肉里扎去,手下的肉体颤抖一下更加僵直了。这一扎很好的遏制了花衣男的靠近,他漫不经心地瞪着他,他也看着他,吞着口水,伸着手,那手似乎在说,别,别,别,他不过去。

他们僵峙着,他并不着急,环视一圈四周,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只有这点人。

看到一双双为他担心的眼,心悦还在那拓怀里抽泣着,那拓一手揽着心悦的背,两手里还捏着啤酒瓶。

“丢人?你还好意思说丢人?他都没勇气下到这个舞池里来了。”一个刀疤男叼着只雪茄,带着十来二十个黑衣人走到舞池里。

看着那些明显比这几个壮汉更为高大和结实的黑衣人,他的心咯噔一下,心想,完了,今天不可能全身而退了。他另一只手悄悄伸到衣领边上探进去捏了捏颈上的项链坠子,保佑他,别让他脸上挂彩,不然他花神非把他活剥不可。

刀疤男一走过来就甩了那花衣男几巴掌,出乎意料又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最后那一巴掌直接将花衣男煽到地上,被煽在地上的花衣男不但一声不吭,而且几乎是立马慌张站起来,点头哈腰,用流血的嘴叫,“大哥,大哥,大哥。”

他继续抵着粗汉子的脖子,看着新来的刀疤男。刀疤男本想再赏他几巴掌,看到他唯唯喏喏,低眉下眼的狗腿样可能觉得没味吧,收了手,把身子一转,面对着他,取出嘴里的雪茄,张开手指,半截雪茄掉到地上,他双手插袋,略往前踏了两小步,伸长脖子对他说,“小美女,你想怎么玩?”

他撒下瓶子,放开那个汉子,他立马奔到花衣男身边。“星银!”那拓在身后惊讶地喊了一声。

刀疤男笑了笑,收回脖子,“聪明,不错,明白人。”

他环顾四周,那些黑衣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围过来,人群中有人再也看不下去这以多欺少,以强凌弱的惨剧,一阵骚动纷纷向酒吧外面退去。

他看一眼那拓,用嘴型示意他快带心悦出去。他的眼里闪着泪花拼命摇头,心悦还一无所察,继续埋头在那拓怀里簌动着身子。

他转过头来,伸舌舔一圈上嘴唇,笑了。

刀疤男极其轻微的挥了挥食指,那群人蜂拥而上。

在撂倒第四个时,他背部结实挨了一棍大棒。他快闪到一边,正要蓄力冲杀,听到一声爆吼,“杀!”他往后面一看,那拓抡着两只啤酒瓶闭着眼睛一鼓作气冲进黑衣人堆里,心悦坐在地上,捂着嘴看着发了狂的那拓,两腮还带着湿漉漉的泪痕。

他提腿狠狠踹开举棒扑来的壮汉,当他撂倒另一个壮汉后,那拓已被打趴在地,受群踹,一个壮汉双手抄起把椅子正要朝他脑门砸去。

他冲过去用臂挡椅,椅子应声而折。

他喘着气问,“你还好吧?”

那拓颤抖着声音说,“好……小心!!!”刚才那男子又抄过来一把椅子向他们砸过来。

他抱那拓往舞池边一滚,趁机将他推出舞池,然后他手撑地站起来。

他啐了口,说:“哼,这么狠?”

刀疤男(双手做枪状同时洒脱的指向他):“上~”

心悦、那拓:“星银!”

当他赤手空拳摞倒第七个时,亦被击倒在地,他蜷缩着身子,视线被血水染糊,操的,说了不要打脸。

喜欢风吻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风吻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吻》,方便以后阅读风吻第60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吻第605章并对风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