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发布

作品:青梅|作者:江中月影|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18-04-10 09:22:54|字数:3662字

今天跟大家聊一聊《青梅》,再顺带推一推新书。

《青梅》这本书,其实本来是一个长篇,而且是一个非常宠的宠文,可以参照太子重生以后的片段,太子重生之前的片段,其实是想当做长篇的番外来写的,然后我本来打算是把这个番外写够5万字,单独做一个短篇,但是编辑否定了,她觉得男女主之间没有爱情的话虐不起来,于是我只好把太子重生的篇章缩了又缩,两世合成了一个短篇。

其实青梅这文让我尝到了甜头,短篇,不用每天绞尽脑汁的更新、构思,而且收益还很高,我还想继续写短篇,但是我不擅长写虐文,构思了两篇都被我否定了,大家看《青梅》应该也看的出来,我并不擅长写虐,《青梅》有泪点,都是因为小青梅太痴情,太惹人怜爱,而不是因为虐点高。

新书其实很想像小陛下一样从头甜到尾,但是编辑说有笑有泪才吸引读者,我觉得她说的对,所以新书里打算小虐,应该是和《青梅》差不多。

说到小陛下,这里跟大家宣布一个喜讯,小陛下已经签约台湾出版,今年应该会上市,下一本再接再厉,争取简体出版,这样我可以送给大家,繁体版看起来太累人了。

下一本书里也有小青梅这样的角色,非常讨喜,希望大家也喜欢他。

忘了说,新书名叫《美人赠我相思意》,看过仙子的亲应该知道姒七和策予,这本书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如果你很爱宋昭和常婉,那么一定别忘了来看美人。

“美人赠我相思意”这名字的由来,其实是看了张衡的《四愁诗》,诗里有“美人赠我金错刀”、“美人赠我锦绣段”这样的词句,觉得很棒,于是化用一下,有了“美人赠我相思意”。

女主是个好色又有点迷糊的小仙子,男主是一个深情又腹黑的神君,这个男主和魏太子一样专情,还很会撩人,魏太子是大家都喜欢的角色,所以策予神君应该也会很讨喜,写魏太子的时候,大家都表示太心疼了,那么这本书里补偿一下他。

陛下那本书的最后,我写了小剧场,写了好些个读者进去,但是更多的读者没有写到,比如辰宝宝的妈妈,比如嘎嘎君,比如糊涂兔,比如米青青青,下次再写剧场,一定不会忘记你们了。

书名中的美人,指的是策予神君,大家别想岔了,按照字面的解释,就是姒七对策予不感冒,然而策予却恬不知耻的凑上来示好,最后女神被厚脸皮给撩回家的故事。

以上解释来自姒七。

美人这本书,底稿是第一人称的,编辑让我改成第三人称,所以前面男主的描述偏少,两万字以后会逐渐好转,希望大家宽容我,因为改人称改视角,已经让我很崩溃了,再改情节的话,不如全部推倒重来。

接下来放点章节凑字数,因为要我写两千字真是太为难了。

姒七仙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无盖的玉棺之中。

棺中的视界很狭窄,只能看到头顶很光滑的山壁,壁上映着一种柔和的淡绿色光芒。

她撑起上半身,却感觉手里握着一个硬硬的东西,磕的她手心生疼,抬起一看,是一枚白玉。

这玉色如白瓷,细腻润凉,上面镌刻着细致精美的龙纹,看起来倒像个好东西。

她认真打量着白玉,却感觉面前一暗,罩下来一道人影。

她抬起头,看到了一个俊美非常的面孔,正低眉含笑睇着她,她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柔声道:“你醒了?”

姒七的心跳漏了一拍。

作为一个从小流连花丛的好色小仙,她戏过不少美男,却不曾见过这样俊美绝伦的。

他额如美玉,鬓似刀裁,修眉星目,削鼻薄唇,俊美中带着温润,笑意清雅。

姒七“咕咚”咽下一口口水,索性扔了白玉,双手抚上了他俊美的脸庞,喟叹道:“你长得真好看。”

他的脸摸起来很细滑,姒七摸着舍不得放手,他抬眉笑问:“好看吗?”

姒七重重点头:不光好看,脾气看着也不错,任她蹂躏不发火。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笑问。

她锁眉思索了许久,确定从未调戏过这样一号风流俊俏的神仙,方才郑重摇头:“不知道!”

他的笑意顿时凝固在唇边,长长叹了一口气,拨开她的手,弯腰探进棺中,捡起了那块白玉。

他将白玉紧紧攥在她手上,认真的说道:“这白玉之中有你的五魄,你一定要贴身带着,若是丢了,你便从此了无记忆,仙涯一片空白了。”

“五魄?”她凝视着手中的白玉,疑问重重,“为什么是五魄,不应该是七魄吗?短了两魄不说,这五魄还寄在白玉中,难道……”

她抬起头,正对上他温润的目光。

“你因意外魂飞魄散,事发至如今已整整三百年,三百年中,我只寻回三魂五魄,方才三魂归位,所以你便醒了。”

“你认识我?”她再次认真的端详他的脸,试图找出一丝熟悉的痕迹。

漫漫仙涯,整整六千年,她确定自己从未遇见过他。

“你一定认识我吧?否则又怎么会花费三百年为我寻找魂魄呢?更何况,魂飞魄散之后,魂魄立时变为碎片,想要找全已是不易,修补更是费时费力,你若不认识我,怎么会花费时间和精力在我身上呢?”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问道:“你可知道策予神君?”

姒七当然知道策予神君,这神君是她的未婚夫婿,早在她尚在娘胎中时,二人的婚约便已定下了。

策予神君是太昊上帝伏羲氏之子,传说他天资聪颖,小小年纪就历了劫数成为神君,只可惜姒七从小不务正业爱流连花丛戏美男,与这位优秀聪颖的未婚夫君可谓背道而驰,所以她识相的不在他眼皮子底下打转。

她点头道:“当然知道,这位神君可是好福气,早早就和本仙定下了婚约,不然依着如今的形势,他大约要做个单身老王八。”

仙界之中开始崇尚不纳妾制,至于原因,容后再表。

说完这些话,她发现他的神色很尴尬,嘴角浅浅勾着笑意,却给人很勉强的、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话说,在陌生人面前说别人的坏话,很有点掉身价啊!

她到底有些心虚,佯咳一声,问道:“你是谁啊?”

听得她问,他唇角含着浅浅笑意,神色柔和:“单身老王八。”

真幽默!姒七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又俊美的神仙了。

她当即乐不可支笑了起来,指着他道:“你真会开玩笑,我方才提了一句策予神君是单身老王八,你居然也用王八来自称……”

她笑着笑着,突然噎住了,神情仿似吃了苍蝇一般愕然。

“你是策予君?”

策予神君见她笑意陡然凝结,一双眼眸满是震惊,很满意她的表现,于是唇角微微弯着,温温一笑:“是啊!”

小七还是那么迷糊。

姒七很有种躺回去装死的冲动。

“呵……呵……”笑也不利索,干巴巴笑了两声之后,她心虚的低下头,拿着眼角瞟他。

策予神君见她不说话了,问道:“小七可记得自己多少岁了?”

“六千岁。”姒七笃定的答。

策予神君温声道:“小七八千四百岁了,你短了两魄,所以短了两千多年记忆,等两魄寻回来,你自然就记得了。”

她定定看着他,他目光温柔,望着自己的时候唇角总是含着淡淡笑意,令她生出亲近感来,她咕咚咽下一口口水,下意识的又伸手去轻薄他。

可是这么一会会儿轻薄他两次,有点不厚道啊!她的手迟疑着顿在了半空。

大约看出了她渴望却不可得的矛盾状态,他竟轻笑一声,握住她顿在半空中的手,朝自己的美脸上抚去。

如瓷一般细腻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凉薄的红唇……怎么看怎么俊美。

“小七,你还是改不掉这毛病。”他笑着说道。

曾经无数次,这个小花痴什么也不做,只呆呆盯着自己看,看着看着,便会不自觉的伸手来轻薄他。

他失去了她三百年,也孤独了三百年,三百年中,他形单影只,为了她呕心沥血的搜集魂魄,而今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又回来了。

她回来了,仍旧那样痴看他半晌,尔后再情不自禁的抚上他的脸颊。

他喜欢她纤纤素手抚在自己脸上那温柔的触感。

姒七仙子讪笑一声缩回手:“我对众仙都这样博爱的。”

这厮唤她“小七”,好像跟她很熟似的。

“小七”这名字,至今也只有家中龙王母后和一众哥哥姐姐唤过,仙界众仙,大多唤她“姒七殿下”或“公主”,如今策予君唤她“小七”,着实让她战栗了一回。

“策予君,难道我遗忘的这两千多年里面,你跟我关系匪浅?”

他走到玉棺旁的石桌上,取下了原本置在上方的水晶杯,杯中咕噜噜滚动着一颗珠子,姒七认真看着,恍然知道这石室中淡绿色的光线来自何处了。

这珠子盈着淡绿而温柔的光,虽只有小小一颗,却照的整个壁室亮而不耀,恍如白昼。

“小七,等你找到剩下的两魄,自然就知道了。”

姒七觉得他的态度很诡异,这样藏藏掖掖的,仿佛是告诉她,在她丢失的这两千多年记忆里,她和他有着非一般的苟且。

她顿时觉得自己找回魂魄迫在眉睫了。

她指着珠子道:“这珠子看起来很眼熟。”

她记得司药神君也有一颗这样的珠子,只是司药神君将珠子看得很宝贝,像自个儿的眼珠子一般爱惜,姒七想看一看都不得其门。

策予神君笑道:“小七也看出来了?这是上古神珠,当年女娲娘娘补天时剩下来的。”

姒七一听,知道这是药仙人的宝贝没错了。

她没听说策予神君与药仙人有过亲密的友谊啊!

她按捺下满腹的疑问爬出了石棺,转头看看遗落在棺中的白玉,遂扯下几根发丝穿进了白玉上的孔眼中,系在了腰带上。

黑发配白玉的组合,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

策予低头看了一眼,一声不响的从袖中摸出一根红绳,从她腰间摘去了白玉,扯下发丝换上红绳,又从善如流的给她挂在了脖子上。

“小七,这白玉中有你的五魄,挂在腰间的话,一时不察便会丢了,还是挂在脖间比较稳妥。”

这红绳是他从月老那里讨来的,一旦挂上去,想要摘下来可就难了。

红绳配白玉,是个相得益彰的搭配,姒七低头看了一眼,甚是满意,她暗自心想:策予君不光生的俊美,心思也是极细腻的。

好啦,两千字凑够了,大家记得来新书围观我,我还是那个非常爱你们的月影君,有求必应的月影君,以及性格温柔的月影君,嘎嘎。

喜欢青梅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青梅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梅》,方便以后阅读青梅新书发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梅新书发布并对青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