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八卦(四千字)

作品:穿到七十年代蜕变|作者:YTT桃桃|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5-10-22 09:37:39|字数:4221字

夏天晚饭的时候,被宋雅萍呛完几句话后,吐的脸色发白,迷迷糊糊头晕的状态跟着宋雅萍进去的。

宋雅萍等着夏天进屋后,二话不说就给她一沓钱,目测一百块钱左右。这给钱爽利的动作,搞的夏天一愣。

夏天明白,一百块钱在当时婆婆这个级别,是需要攒两个月的工资。她停顿了一下,没伸手接。叶家里,她的收入倒数第二,荷花姐倒数第一。

“拿着。别一副不敢花钱的小家子气。你在外面是叶家儿媳,不只是你自己。

以后做饭收拾屋子你都别插手了。多休息、静养。我这你不用跟着帮忙。哼,我是怕你没帮上什么忙,再给我添点儿乱。你呀你……算了,不说了。

你除了去看伯煊,尽量让自己放松心情想点儿好事儿。你不是擅长瞎乐呵吗?

怀孕都嘴馋,不丢人。喜欢吃什么就去买什么。对了,还有啊,别乡下作风图便宜,吃进嘴里的东西要小心。”

“谢谢妈。”听完宋雅萍这一番话,还有什么可不敢拿的?!夏天收钱没手软。给就拿着。揣好了钱就准备回家。

是啊,我是不敢花钱小家子气,因为那不是我挣的,因为我跟您一起过日子,花多了,您又得说我土包子开花学攀比、做人变质了。

因为我得每个月偷着攒私房钱,给我念大学的哥哥定时寄去五块钱,我怕他吃不饱饭。

我不敢乱花钱,我怕再出现奶奶生病那样的事情,我拿不出来钱来,我攒着自己的津贴而已……

我穷,我没理。

我也从来就没有过乡下作风却被您这样说,只因在您心中,我就是从乡下来的。

不是我做饭给您台阶不对,是我这个人,在您眼里一无是处,处处不对。

夏天心里清楚,不敢说出来,要是依着性情痛快嘴,她俩就没好喽。

宋雅萍心气不顺,句句埋汰人,她只能强迫自己听的是二人转。替宋雅萍翻译成“婆婆关心她。”

宋雅萍往楼上瞅瞅,没看见叶志清的身影,小声叫住了夏天,又小碎步挪到电话旁,亲自安排司机开车过来送的夏天。

站在院子里等车的时候,婆媳俩横排站着,氛围有些不和谐。

夏天尴尬的玩着手指头,低着头,没像以往一样没话找话。

“你们不爱回家就不回吧。过段日子缓过来了,亭子她们也走了,我就接你爷爷和外公来家住一阵。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们伯煊受伤。哼,更不能告诉你怀孕,怕有个闪失,他们受不住。”

“妈,是伯煊的腿不适合爬楼梯……”

宋雅萍摆手打断:“别解释了。他不转院也不转吧,你们都这么大了,我也不操那个心,免得就我一个人不是好人。你们有大主意呢。”

“妈,这不是解释,他的主意,您说我……”

听到车喇叭声,宋雅萍表情不再那么镇定,她忘了司机到地方爱按喇叭,急忙打断夏天:“你赶紧走吧。留点儿心,有事儿去找我。”

坐在车后座的夏天,本该清丽漂亮的小脸上,满脸金钱官司。

月月给哥哥就寄那么点儿生活费,哥哥还退邮回来两次,还是她几次三番写信才劝住。

自己那点儿津贴到现在也没攒下什么,赚的太少、底子太空啊!

以上全是因为她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作祟,就是不想伸手花叶伯煊的钱买衣服和吃喝。究其原因,奶奶的那次事情给她的触动很大。或者准确的说是,人穷还要面子,她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特质。

唉!真想像亭子那样一次,使劲花一次钱,是不是就能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啦?而不是给别人家孩子买衣服、给别人钱时的大方,给别人送粮的痛快,却对自己憋屈的抠门。

小家子气,有时候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

“你好,麻烦你去人民医院。”

司机愣了一下:“是!”叶志清的专车拐了个弯儿……

“谢谢,你回吧。”

司机从车窗探出头:“如果时间短,我可以在这等您。您尽量快去快回。”

门口站着抽烟的家属和三两名在外面透口气的医生,看着开进院的车,又看了看车牌,对夏天行注目礼。

夏天被人家当特权人士观察着,有些别扭、不自然。她一直以来就是个普通百姓。

推开病房门,叶伯煊有些意外,媳妇怎么这么晚了来这啦?瞅了一眼小宋,小宋给夏天敬礼完就闪身出去了。

夏天直奔叶伯煊,往病床上一坐,就扑进了叶伯煊的怀里。

“怎么啦?妈又难为你了?”

叶伯煊自从亲眼见着母亲难为媳妇的场面,他是处处不放心。

他就联想啊,他媳妇从前过的得是什么日子!这是他看见的,他以前看不到的那些呢?

他根本不知道他媳妇会顶嘴,只是这次示弱没开口。在叶伯煊的心里,夏天需要受保护,母亲太强势。

“叶伯煊,我坐爸爸的专车来的。我还让司机在外面等我,一会儿还让他给我送回去。”

“嗯?”叶伯煊不明白夏天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好告诉他的呢?

叶伯煊摸了摸夏天的头发:“嗯,那样我就放心了。要不然待会儿还得麻烦小宋。”等着夏天说主要话题。

“我从车上下来,别人都羡慕的看我。可我有点儿别扭。”

“你走自己的路,注意别人干嘛?不要东张西望。”

夏天从叶伯煊的怀里立起脑袋,和叶伯煊对视的说道:

“妈给了我一百块钱。”

叶伯煊刮了刮夏天的鼻子:“吓我一跳,我以为她又骂你了。给你就拿着花。”

夏天很认真的告诉叶伯煊:“我想一次都花了,败家!”

叶伯煊先是听完愣了一瞬,接着就从胸腔发出闷笑声:

“出息!花一百块就是败家啊?受什么刺激了?”

“我明天就都花喽。一次性都花完,行不行?”

夏天眼神一错不错的看着叶伯煊,她要认真的看看,他会不会像曾经一样骂她滚回食堂吃粗粮,看看他是不是会有迟疑和舍不得。

越穷,自尊心越强,当初受伤创面越大。共同经历了那么多,可夏天由于自己的心理原因,愣是没迈过去这个砍。

叶伯煊双眼注视着夏天,本是玩笑的心思,被夏天眼里的认真看的不得不收起漫不经心:

“听好了媳妇,败家得先去败了,不用经过任何人同意,要任性的花!还有,一百不算败,你男人兜里还剩七八十,你走之前都掏出来,想买啥买啥。”

“得令。”夏天真的一鼓作气,搜刮走了叶伯煊所有的钱,走之前站在病房门口,无助的回眸看向叶伯煊,停下了脚步。

“败家得理直气壮,欢欢喜喜,不是战战兢兢看别人眼色。女兵,听我口令!立正,向前一步走!”

……

叶伯煊当这是一个小插曲,没多想。他认为媳妇匆忙来这一趟,神经质的说两句话,是跟他没话找话,实际上是真想他了。他心情挺好。

只是在以后的生活里,叶伯煊才慢慢品出来,婚姻,有时真不是两个人的事儿,而是两个家庭的缔结,以及媳妇是奉献范儿,她的梦想是养家、养他。

夏天在小毛的满眼高兴中,下了小汽车,回了老宅。

“真牛气!我们市都没有几、几台小汽车。小时候,我都跟附近的小子们在车后面疯、疯跑。”

小毛翘起大拇指,拉着夏天进院子。

夏天笑了:“赶明我婆婆再找车送我,我拉着你坐车。”

还是回到这里好,不得不说,她婆婆说进了她的心里,并没有完全冤枉她。

她确实有点儿排斥一起生活。老宅多好,有好嫂子陪着,能说说笑笑、想干嘛干嘛,等过段日子叶伯煊再回来,温馨又放松。

入睡前,夏天用手指捅了一下小毛的后背,小毛迷迷糊糊的转身看向她。

“好嫂子,明天忙完我们逛街。我们花钱。”

“为、为啥?”

夏天下地拿兜子,从兜里拿出一沓钱,很厚实,一撒手、扬满床。

“哎呀、哎呀我的妈呀。”小毛没了睡意。

……

小毛说:“不过啦?得会过日子。”用手摸着钱,很稀罕。

夏天回道:“我们还年轻。二十岁啊!”

小毛却听明白了夏天的意思:“年轻敢发疯,那、那也得疯自己挣的啊?!”

夏天闭眼强迫自己睡觉:“借用。”

小毛睁着两个杏仁大眼看棚顶:“你这是憋、憋屈大发了,受了刺激了。要是能治好心病,那就一起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叶伯煊还没睡醒呢,徐才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满脸兴奋,敲开了病房门。

徐才子进了病房就冲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小宋懂,明白着呢,最近他经常受此待遇。拿着牙缸脸盆就出了屋。

叶伯煊从枕头下面掏出手表看了看时间,双手使劲搓了把脸:“你丫有病吧?比给我输液的医生报到的还早。”

我媳妇莫名其妙那是真想我了,我不信你丫想我想的大清早不睡觉。再说要是真那样,我也恶心不是?

徐才子根本没管那个,直接拽过椅子就坐了下来,脸上挂着笑,欲要急切的开口,看见叶伯煊那样,忽然就放松了坐姿,很是傲娇的说道:

“昨天我去给张毅家孩子送衣服去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摆谱卖关子。

叶伯煊被徐才子搭把手扶着坐了起来,瞟了眼徐才子那憋着坏笑的脸:“爱说不说哈。门在那,好走不送。我再睡个回笼觉。”

“嗳?你这人有劲没劲?我跟你说哈。”话还没说完,自己先嘿嘿地笑了几声,笑的叶伯煊这回真儿真儿的莫名其妙了。

徐才子笑完推了推眼镜,自己对着自己的手背就使劲亲了起来,亲手亲了足足一分钟:“明白没?干这个呢!”

叶伯煊看着对面人的白痴行为,用手指抓了抓自己的毛寸短发当整理发型了:“张毅没你二,不会没事儿大清早咬手背。怎么着?你去看见他啃猪蹄呢?”

徐才子翘着二郎腿挥了挥拳头道:“甭跟小爷这装傻嘿!你明白那意思。”

“跟谁呀?”

谁说男人不八卦,八卦起来一点儿不比女人差。

徐才子来了精神头:“穿军装的。圆脸型、尖下巴,个儿头也挺高。盘儿正条儿顺。眼睛水灵灵的。看我进来,往那一站,不躲不闪,清亮亮的看着你。那可是被哥们我抓现行啊!哥们都脸红了,人家居然镇定的注视着你,那份魄力就是野性的魅力……”

叶伯煊呲了呲牙:“人家张毅的,你看那么清楚干嘛使啊?能不能说正题。”

徐才子赶紧点头继续道:“哥们我拎着吃的喝的和你买的那些去看张毅,就听看守的说正在接客。

你听听,接客,气的小爷当场就踢了他一脚,那狗腿子才说是那个女兵给了他几盒烟,让他放行。估计也不是几盒烟的事儿,你懂的,现在没人有心思太管这方面了,松动了。

总之,我进屋就看到了俩人正那样呢,那女兵可能在哭,哭着还不忘……”

说到这,徐才子又连亲了几下手背:“那个急切啊!张毅那表情,哈哈哈,享受又悲伤,绕指柔了。”徐才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叶伯煊上手就给徐才子一拳头:“你给爷小点儿动静。这才几点啊,附近病房都被你笑噩梦了。”

叶伯煊说完徐才子,自己也无声的乐了。

“嗳?嗳?你们部队培养人才啊!真心的。胆儿肥啊!”徐才子翘了翘大拇指继续感慨:

“你看看咱张毅,都什么情况了,还能消受美人恩。你看看那女兵痴情的,估计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上烟只为相见。”

“滚蛋!跟部队什么关系?!别胡说八道。”

叶伯煊笑完抿抿唇,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皱了皱眉。啊,原来是她,媳妇的好朋友。

那面徐才子还在自顾自的嘟囔着:“搞的哥们扔了东西落荒而逃。嗳?你说捞出张毅会不会马上就办喜事儿啊?”

叶伯煊慢了半拍儿:“嗯?”

“得负责任啊!”

叶伯煊上下扫了徐才子一眼:“当年咱上学时,你对咱同学叫什么来着?都那样了,不也没负责吗?说什么生生世世不变。那女孩儿被骗的真可怜。”

“丫的,小点儿嗓门。让我家老爷子知道,就不是让我跟办公室混日子了,皮带抽我!抗拒从严!”

到什么时候,都不缺花心的男人,伴着他走过一段的都是沿路风景,不会留给你机会抱怨,下决心娶回家的,才是真爱……

喜欢穿到七十年代蜕变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穿到七十年代蜕变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方便以后阅读穿到七十年代蜕变第378章 八卦(四千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到七十年代蜕变第378章 八卦(四千字)并对穿到七十年代蜕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