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虚伪

作品: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作者:瑾涵|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7-07-31 10:26:47|字数:3579字

所有人看向这个挺着大肚腩油光满面的男人,等着陆誉的回答。

就连陆誉身旁的钟菱雨,也是心里一紧,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这个答案。

陆誉端起酒杯和男人晃了晃,眼中的神色也不分明,“吴总说笑了,目前对我而言,事业第一,其他以后再作打算。”

那个被称作吴总的男人,讪笑一声,“陆总不愧是陆华的掌舵人,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上进心,我们这些老人家都自愧不如了!”

众人也跟着吴总附和着,追捧着陆誉,没有人注意到钟菱雨眼中的尴尬之色,此刻的她只能强颜欢笑。

不得不说,陆誉的话惊到了夏安。她还以为钟菱雨当初对陆誉那般势在必得,这五年里她早就如愿以偿了,却原来,是一厢情愿?

真是讽刺啊!

“安安,你心里有没有很爽的感觉?陆誉可是当面拒绝了钟菱雨,虽然没有直说,但这个圈子里的人,谁还听不懂这样的话?”齐瑾之幸灾乐祸的话也的确进了夏安的心里。

就算此刻的夏安心里有多高兴,她不能表现出来。夏安只是淡淡的开口,似是毫不在意的说,“他们如何,可跟我没有半分关系。”

“阿誉,过来了。”司烨南的一句话,让夏安不禁蹙眉,怎么就这么巧?

而走过来的陆誉也听到了刚刚夏安的话,脸上疏离客套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阴郁之色。

“烨南,祝贺你取得这么大的成就!”依偎在陆誉身旁的钟菱雨柔柔的一句话,让夏安却感到一阵恶寒。

齐瑾之最是看不惯钟菱雨惺惺作态的模样,上前冷嘲热讽道,“钟菱雨,你少在这儿假惺惺的,收起你虚伪的面孔!”

钟菱雨此时泪眼婆娑地走向前,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瑾之,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是真心的啊!”

夏安不禁抚额,果然,钟菱雨你的演技已经登峰造极了,可是瑾之又哪里是她的对手?

不等夏安出言,司烨南上前一步,挡在齐瑾之面前,“真是不好意思,瑾之她心直口快,我替她道歉。”

钟菱雨乖巧的点点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司烨南!现在你也帮着她是么?”齐瑾之一把推开司烨南,怒气冲冲地吼着,扭头就走。

夏安看到司烨南脸上的无奈,还有陆誉眼中的怒火,连忙上前跟着齐瑾之。

司烨南满怀歉意的看向钟菱雨,“瑾之她做得不对的地方,钟小姐你多多包涵。”

钟菱雨释然一笑,“没关系的烨南,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说罢,钟菱雨环上陆誉的手臂,想要得到一点安慰。

转眼之间,钟菱雨眼中的笑意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怨念。

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向着她们,替她们道歉?既然你们无情,那就不要怪我夺取属于我的!

目光悄然瞥过一旁沙发上不起眼的包,之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谈笑风生。

“瑾之?还在生气呢?”夏安笑眯眯地靠在围栏旁,瑟瑟的冷风吹在身上。

齐瑾之眺望围栏外的空地上,赌气道,“我哪里敢生气?还有你啊,我可是为你好,也不帮我说句话!”

夏安扑哧一笑,齐瑾之瞪过来,夏安立刻收起笑容。

“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对付钟菱雨这种人,不声不响才是最好的办法,否则,你是斗不过她的!”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她身边可是有陆誉,我们可什么依仗都没有!”

齐瑾之此刻听出夏安话里的低沉之气,“安安,我也不是不明白,但我就是看不惯烨南为她说话!我真怕,他会成为第二个陆誉……”

明明当初陆誉对夏安的好,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顺利地在一起时,陆誉的态度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因为钟菱雨么?谁也不知道。

齐瑾之的话让夏安一个激灵,伸手抚向她的背,“瑾之,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五年前的事再重演的!”

齐瑾之投去一个安心的目光,也忧心地看着现在站在她身前,信誓旦旦要保护她的夏安。

五年前,若不是钟菱雨的出现,夏安也不会心灰意冷。若不是钟菱雨的手段瞒骗了所有人,夏安也不会失踪五年。

冷意渐渐上身,夏安和齐瑾之回到内厅,仿佛刚才那一瞬的悸动不曾有过。

“瑾之,我去补个妆。”夏安将齐瑾之带到司烨南面前,识趣地离开了。

刚打开水龙头的夏安,看着哗哗地流水,思绪万千,刚才齐瑾之的话让她更加不敢大意。

“砰。”一声关门的声音,打断了夏安的思绪。

来人站在镜子前,如若无人地补着妆。

“夏安,你现在长进不少啊,面对阿誉时你都能处变不惊了。”钟菱雨感叹着。

夏安背过身,不想看见钟菱雨那张惹人厌的脸。

不疾不徐地反击,“可是你倒是没有一点进步,五年了,你还是没有得到陆誉,啧啧,我可真替你感到悲哀!”夏安毫不留情的话语,好像没有激起钟菱雨的怒火。

“你说,这桦市的好男人多了去了,你怎么就抓着陆誉不放,你怎么就这么死皮赖脸呢?”

钟菱雨的突然变了脸色,出言嘲讽道,“夏安你可别忘了,你以前是怎样对阿誉死缠烂打的!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我?”

夏安拿起餐巾纸,踱步到一旁,轻笑出声,“资格?我和陆誉青梅竹马十几年,你说我有什么资格?”

钟菱雨你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呢?

而此时的夏安,没有注意到钟菱雨在她背后做的小动作。

夏安擦擦手,将纸巾揉成一团,“虽然陆誉他不爱我,但我依旧能够站在他身边。而你现在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陆誉,却是我夏安不要的!”

夏安将纸团扔进垃圾桶,“就像这样,是被我丢弃的,你却视若珍宝。钟菱雨,你的品味,也不过如此!”

夏安回到水池旁,拎起包向门外走去。

很奇怪钟菱雨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任何反驳。夏安只以为她是气到难以言喻,心情舒畅地离开了。

钟菱雨看着夏安离去的身影,定睛在夏安的包包上,露出一丝冷笑。

夏安,你以为我认输了么?

从那天听到他们说你回来的消息之后,我就一直在准备着,可没有想到你对阿誉的影响有这么大。

不过,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

“安安!怎么这么慢,我等你好久了!”夏安刚一出门,就看见齐瑾之走来。

夏安心里一松,看这样子刚才的不愉快应当是解决了。

齐瑾之拉着夏安到刚才坐的席位上,陆誉和司烨南两人饮酒聊天,陆誉脸上却始终不见笑意。

夏安来了之后,更觉得气氛有些不自在,按照现在的情况,夏安是万万不愿和陆誉同坐一处的,但到底不想让司烨南太过为难。

齐瑾之拉着夏安说着悄悄话,也不管不顾陆誉他们。

“安安,你回来的事,晴姨知道么?”

齐瑾之口中的晴姨,就是夏安的母亲薛晴。

夏氏破产后,夏安的父亲夏毅远心疾发作过世,夏安又忽然失踪,只剩下薛晴一人孤苦无依。

幸好齐瑾之时而去探望,也就不显得那么孤独了。

夏安眸光黯淡下来了,“她还不知道。”

“安安,这些年晴姨也很不容易,虽然她嘴上没说,但我能看出来,她很想你。她若是知道你回来了,也一定会很高兴的!”齐瑾之想要努力劝说夏安。?

夏安欣慰的笑了笑,“谢谢你瑾之,这些年辛苦了。等我的事办完了,我会去见妈妈的,我只希望这些琐碎的事不要给她造成困扰!”

?齐瑾之却是不敢在开口了,她隐隐地感觉夏安要做的事,很不好,一定和钟家有关,或许,还有陆誉……但是齐瑾之现在不想过于追究,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坐的久了,齐瑾之拉着司烨南去后院散散心,夏安有些懒倦,借口不去了。

夏安嘴里噙着红酒,手上不断地转动酒杯。

“怎么?不敢面对过去,甚至,不敢面对自己的母亲。夏安,你在怕什么?”陆誉似是不经意的嘲讽,却满脸都是寒冷的讥诮。

夏安手一顿,放下了酒杯,尽量不让陆誉看出一丝破绽。

从来,陆誉都是那个能够看透她的人。

“该怕的不应该是我,而是当初对不起我的人!”夏安慢慢地坚定,还有一丝恨意。

陆誉看到夏安脸上的决绝,脸色又冷了几分,“什么意思?”

呵,真会装!

夏安压下心底的冷意,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就是字面意思,陆总该不会不明白吧?”

陆誉嚯地起身,逼近夏安,“把话说清楚!”

夏安躲开陆誉的步步紧逼,满心的嘲笑,“陆总自己做过的事,还需要我来帮你回忆么?还有……”

“阿誉,我很累了,送我回去吧。”这时钟菱雨突然出现,打断了夏安接下来要说的话。

陆誉掩下眸中的怒意,瞥了一眼神色自若的夏安,“去跟烨南说一声。”带着钟菱雨离开了。

夏安注视着他们的身影,钟菱雨,不知道是真巧还是你怕了,怕我说出什么?

也对,如果陆誉知道了你的一切是多么虚伪,他还会在你身边么?

钟菱雨,我也一定会让你尝尝被最爱的人嫌恶的痛苦,你加注在我身上的,慢慢来还,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烨南,安安真的变了很多。”齐瑾之感慨道。

司烨南略一沉吟,眸中说不清的复杂,“别想那么多了,不过瑾之,以后在钟菱雨面前还是收敛点。无论怎样,在阿誉面前你是讨不到好处的!”

“烨南,以前我没有保护好安安,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安安,即便是陆誉!”齐瑾之信誓旦旦地向司烨南说着。

司烨南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齐瑾之现在听不进去他的想法。

也难怪,在所有人眼里,陆誉都对不起夏安,但是没有人看到他为夏安的付出。

陆誉从来就是一个不愿张扬的人,他做的所有事,都瞒着他们。

唉,谁知道这一次谁得谁失呢?

大约九点多,夏安准备开车离开。

夏安保证到家后第一时间告诉齐瑾之,她这才放心让夏安一个人走。?

夏安的车刚到了小区的大门,看到一辆迈巴赫停在门口,开着车头灯,有些刺眼。?

车上下来一个西装笔挺的人,即使在黑夜中也显得那样清晰,挺拔。?

夏安远远望去,看不真切,下车后才看清,那男人慢步向夏安走来,赫然是陆誉!

喜欢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请大家收藏:(www.lwxs.net)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方便以后阅读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第6章 虚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第6章 虚伪并对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的蜜制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